西游记试玩
 
首頁 > 副刊 > 隨筆 > 正文

律師手記:無情并非真豪杰 情深難做女醫生

2019年06月28日19:13 東方法眼 宋中清
   
 

核心提示:當女醫生面對的患者是她們親屬的時候,對待其他醫生的“手術救命”勸說,就失去了正常的判斷力。

  這次來西安為他們18歲獨生女兒2年前換心臟后死亡的維權案件。來機場接律師的只有先生一個人。途中聊起身為醫藥行業職員的太太,先生說她已經無法從失去女兒的陰影里走出了。

  到賓館稍作休息調整,就再次見到他們夫婦。太太是說話比較干凈利落的人,不免說著說著語帶哽咽,淚如泉涌。

  律師理解她的痛,盡量不會打斷她。兩年前女兒的一幅幅面面,在她的敘述中就像在昨天。

  傍晚從賓館出來天在落雨。在車里她說,這車就是為了女兒出去游玩方便而買的,在她去世前兩天拿到。可惜娃只見到了車鑰匙……

  她的淚又同雨下。

  在法庭上,她也很守秩序。只是說起話來,一條條一件件,她對女兒診療的過程,無不清晰。

  因為知道她是藥劑師,律師多少還是對他們夫婦因醫生第一次勸說而當場簽字同意換心臟手術的舉動感到驚訝。反復去嘗試理解她們當時的心境:被醫生告知換心臟是唯一根治女兒疾病的方法后,做父母的以為沒有給她一副“好”心臟,就一定要給女兒抓住一切機會做彌補?這難道就是有創冒險醫療能夠“大行其道”的可用人心?哪怕患者親屬就是醫療醫藥行業人員也難逃魔咒?

  律師有位女親屬,是從內科主任職位退休的。自從她的父親18年前被外科醫生勸說做了“必須的手術”(術前的活檢病理術后報告為良性)去世后,她就再也沒有走出抑郁。

  在北京,律師幾年前代理的一位眼科女專家,也在大醫院外科醫生的勸說下,同意為她母親手術。她母親術后去世。她跟律師說:我們姐妹幾個以及一個弟弟,從小沒了父親。是母親一人把我們帶大。手術前我還給母親說,我就要退休了,有時間陪您了,就可以好好報答您了。可是我辦下退休手續的時候,母親卻不在了……

  醫生,在無數病人面前,都表現出堅定、理性、平靜。但是,當女醫生面對的患者是她們親屬的時候,對待其他醫生的“手術救命”勸說,就失去了正常的判斷力。

  無情并非真豪杰,情深難做女醫生。


┃相關鏈接:

醫師執業注冊管理辦法

權威解讀《醫師執業注冊管理辦法》

別讓另類醫“暴”把良心醫生列入瀕危物種

法律視角:26歲研究生猝死規培崗位誰該擔責

醫師執業證掛靠,真的能靠得住嗎?

衛生健康委 中醫藥局關于規范家庭醫生簽約服務管理的指導意見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
 
西游记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