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怎么玩
 
首頁 > 副刊 > 隨筆 > 正文

一例抵萬言,但有前提——課后教學反思

2019年06月12日12:37 東方法眼 龐克道
   
 

核心提示:感謝萬能的朋友圈,希望有心的同學們能看到此文,與我一起做好教學反思!因為學習僅僅是變得有智慧的第一步——獲取知識原料,唯有精思方能生成智慧!

  臨近期末了,這兩周我在講合同法章節的內容,但是講授的內容比原定的教學進度安排慢了一個節拍,所以有點趕。其實有經驗的師生,都會特別小心,這是個危險期,原因你懂的。課前課后與同事閑聊,特別是與同頭課老師溝通時,大家紛紛表示:自上經管類專業的經濟法課程至今,大家異口同聲的結論或共識:“合同法章節”的教與學,師生們的獲得感最強。這個好理解,因為當今社會是契約社會,當今時代是合同時代。

  對老師而言,不似期初、期中,再也不敢散漫,所以,輸出信息的強度和密度居高不下。這就要求老師案、理、例、法要濃縮并且做到契洽。這時大腦高速運轉,拼命檢索庫存。然而,現實的邏輯卻是百密一疏,沒有誰可以做到案與理、例與法完全對號入座,即便對號入位,卻又不見得能夠保持案例素材的時效鮮活。比如我在講到合同效力的四種命運之時,對于因為當事人意思不真實或不自由所成立的合同,法律賦予當事人可以撤銷的權利。此時,該類合同不妨稱之為“可以反悔的合同”。當時,我信手拈來之例就是曾震動天下的“許霆案”。無須贅言,銀行是商事主體,與儲戶之間形成的是平等的民事法律關系,這種法律關系從性質來看屬于儲蓄合同。許霆持卡取錢,本質上是向銀行主張債權。在取錢的過程中,許霆的債權減少、同時取得貨幣的所有權。但是由于ATM發生故障,當年許霆取錢時,見取款機稀里嘩啦吐出一大筆,于是一聲不吭都拿回家,結果被判盜竊罪入獄了。

  這個案子引發全社會的強烈關注。法院認為,“許霆先后171次共計取款175000元,由于第一次取款1000元,是因自動柜員機出現異常,無意中提取的,故不視為盜竊,其后170次取款,因其銀行卡賬戶中尚有余額176.97元,被扣賬的174元不是非法占有的款項,故予以扣除,許霆盜竊款項共計173826元。”筆者同意學者傅強的文章分析:此案“事情的本質是ATM機的記賬錯誤,而儲戶賬戶余額的真實性只能取決于實際的金錢支付關系。”因此,我們可以認為,盡管許霆第一次取錢是“誤按”了超出余額的1000元,但是從意思表示理論的通說即表示主義的角度來看,他的意思表示可以推定為是要將全部款項提出。所以在ATM支付1000元時,就構成對許霆債權的清償,而剩下的823.03元構成許霆的不當得利。所以,從第二次發出取款指令開始,銀行就是在沒有債務的情況下進行支付。

  現在做一下教學反思:

  首先,這個發生于2006年的案例雖然典型,盡管說這個案件引發的討論持續有年,但是對于這些2018年入學的同學們來說,新鮮度不夠,盡管說這個經典案例可能會借助各類載體四處流播,保鮮至今,但是我不能天然地去假定這些非法律專業的同學們對之應知或必知。

  其次,這個案例可以實現課堂思政的教學要求,但可惜由于時間關系,我沒能充分開掘。

  最后,這個案例可能用來談合同履行的法律問題更適切。合同履行是合同的生命,是當事人合同目的實現的最終保障、終極體現。當事人的利益全系于此。合同履行必須從給付行為和給付效果兩個方面來把握,前者強調合同履行是一個過程,后者看重的是合同履行的結果。合同的履行理應是這兩個方面的有機統一,靜態和動態的合一。所以,法律認為合同履行必須堅守全面履行、實際履行、誠信履行和協作履行等基本原則。在許霆案中,針對許霆發出的第一次付款請求,銀行的第一次履行——給付款項的行為顯然構成履行數量上的瑕疵。

  感謝萬能的朋友圈,希望有心的同學們能看到此文,與我一起做好教學反思!因為學習僅僅是變得有智慧的第一步——獲取知識原料,唯有精思方能生成智慧!

  “忙中宜斟酌,精思生智慧。”這是筆者校園內一雕塑景觀碑銘上的說明語。作者是我國臺灣地區藝術家劉柏村。


┃相關鏈接:

銀行電子代理人與機器被騙

一份被稱為“偉大判決”的惠陽“許霆案”判決書 (2014)惠陽法刑二初字第83號刑事判決書

“偉大的判決”作者萬翔法官對網友的回信

于德水詐騙案刑事抗訴書 惠陽檢公訴訴刑抗〔2014〕4號

學者意見評析之一──許霆惡意取款案

梁麗案我們是如何陷入無罪誤區的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
 
西游记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