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APP
 
首頁 > 實務 > 文書 > 正文

只有當介入因素徹底消滅先前行為的原因力才發生因果關系的中斷 2018新23**刑初10號刑事判決書

2019年06月14日14:06 中國裁判文書網
   
 

核心提示:瑪納斯縣人民檢察院與竇艷玩忽職守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瑪納斯縣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決 書 2018新23**刑初10號 公訴

  瑪納斯縣人民檢察院與竇艷玩忽職守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瑪納斯縣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決 書

  2018新23**刑初10號

  公訴機關瑪納斯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竇艷,女,漢族,1975年2月27日出生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昌吉回族自治州瑪納斯縣,漢族,大專文化,系瑪納斯縣六戶地鎮人民政府農機站工作人員,戶籍地瑪納斯縣,住瑪納斯縣。因涉嫌犯玩忽職守罪于2016年8月5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顧勇,新疆新藍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王佳靜,新疆新藍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瑪納斯縣人民檢察院以瑪檢公刑訴[2018]10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竇艷涉嫌犯玩忽職守罪一案,于2018年1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8年2月6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瑪納斯縣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馬鴻龍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竇艷及其辯護人顧勇、王佳靜到庭參加訴訟。現已審理終結。

  瑪納斯縣人民檢察院指控:2013年至2015年,被告人竇艷在六戶地鎮人民政府農機站工作期間,作為瑪納斯縣農機購置補貼領導小組成員,具體負責農機購置補貼申請的審查和機具審核確認工作。2013年,瑪納斯縣新祥農機銷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潘某1(另案處理)在經銷國家補貼農機具過程中,與外縣及本縣農戶串通,采取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法,冒用本縣農戶的名義,為外縣農戶銷售農機12臺,致使國家155000元農機購置補貼款被騙。2014年,潘某1冒用本縣農戶的名義,為外縣農戶銷售農機9臺,致使國家187800元農機購置補貼款被騙。2015年,潘某1冒用本縣農戶的名義,為外縣農戶銷售農機6臺,致使國家376000元農機購置補貼款被騙。被告人竇艷在購機申請審核確認、實地驗機環節疏忽大意,嚴重不負責任,致使國家718800元農機購置補貼款被騙。據此認為,被告人竇艷身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在負責農機購置補貼申請的審查和機具審核確認中,不履行法定的職責義務,致使國家718800元的補貼資金被騙,情節嚴重,應當以玩忽職守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并提交了相關證據。

  被告人竇艷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及罪名無異議。

  辯護人認為被告人竇艷不構成玩忽職守罪。第一,竇艷沒有負責農機購置補貼申請的審查和機具核實的法定職責,工作中也沒有參與到機具核查的實質審查環節,只是服從安排做了部分形式審查工作并按要求在指定位置簽字;第二,農機補貼中的多程序、多部門、多環節的多種因素,造成損害結果,不能將所有環節歸責于被告人一人;第三,因經銷商詐騙手法蒙蔽農機部門工作人員,竇艷也沒有機會參與到機具核實的關鍵環節,相關制度的不完善,不能要求普通工作人員有統籌全局的能力,故竇艷行為系正常履職。

  經審理查明:2013年至2015年,被告人竇艷在六戶地鎮人民政府農機站工作期間,作為瑪納斯縣農機購置補貼領導小組成員,具體負責農機購置補貼申請的審查和機具審核確認工作。2013年,瑪納斯縣新祥農機銷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潘某1(另案處理)在經銷國家補貼農機具過程中,與外縣及本縣農戶串通,采取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法,冒用本縣農戶的名義,為外縣農戶銷售農機12臺,致使國家155000元農機購置補貼款被騙。2014年,潘某1冒用本縣農戶的名義,為外縣農戶銷售農機9臺,致使國家187800元農機購置補貼款被騙。2015年,潘某1冒用本縣農戶的名義,為外縣農戶銷售農機6臺,致使國家376000元農機購置補貼款被騙。被告人竇艷在購機申請審核確認、實地驗機環節疏忽大意,嚴重不負責任,致使國家718800元農機購置補貼款被騙。認定上述證據如下:

  1.竇艷戶籍證明,瑪納斯縣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局提供的竇艷的干部履歷表、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年度考核登記表及瑪納斯縣六戶地鎮人民政府出具的”六戶地鎮農機購置補貼領導小組名單,證實被告人竇艷出生日期、住址,2013年至2015年,竇艷在瑪納斯縣六戶地鎮農機管理服務站工作;領導小組下設補貼項目實施辦公室,辦公室設在農機站,竇艷系農機購置補貼工作領導小組成員。

  2.《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農業機械購置補貼項目資金使用管理暫行辦法》(新財農〔2013〕6號)、《新疆自維吾爾自治區農機購置補貼操作基本程序》(新財農〔2013〕2號)、《新疆維吾爾自治區2013年農業機械購置補實施方案》(新農機發〔2013〕6號)、國務院關于”三個嚴禁”、農業部關于”四個嚴禁”和”八個不得”的規定、《昌吉回族自治州2013年農業機械購置補貼實施方案》(昌州農機字〔2013〕13號)和《瑪納斯縣2013年農業機械購置補貼實施方案》(瑪農機字〔2013〕13號);新疆維吾爾自治區2014年農業機械購置補實施方案》(新農機發〔2014〕3號)、《昌吉回族自治州2014年農業機械購置補貼實施方案》(昌州農機字〔2014〕8號)、《昌吉回族自治州農機購置補貼全價購機直補到戶操作規程》(昌州農機字〔2014〕9號)和《瑪納斯縣2014年農業機械購置補貼實施方案》(瑪農機字〔2014〕9號);《新疆維吾爾自治區2015年農業機械購置補實施方案》(新農機發〔2015〕3號)、《昌吉回族自治州2015-2017年農業機械購置補貼實施指導意見》(昌州農機字〔2015〕8號)、《昌吉回族自治州農機購置補貼實施操作規程》(昌州農機字〔2015〕9號)和《瑪納斯縣2015年農業機械購置補貼實施方案》(瑪農機字〔2015〕10號),證實瑪納斯縣2013年至2015年補貼機具種類、補貼對象及標準、補貼機具的供應及補貼操作程序。

  3.自治區農機局關于認真貫徹落實《農業部辦公廳關于進一步規范農機購置補貼產品經營行為》的通知,證實補貼產品經銷企業必須嚴格遵守”七個不得”規定,其中規定不得倒賣農機購置補貼指標或倒賣補貼機具;不得進行商業賄賂和不正當競爭;不得以許諾享受補貼為名誘導農民購買農業機械,代辦補貼手續。

  4.瑪納斯縣農牧業機械管理局提供的任某、李某1等27人的2013-2015年《農機購置補貼申請審批表》證實潘某1冒用本地農戶名義申請購買了享受國家補貼的27臺農機具的事實。以上機具竇艷均參與審核,2013年至2015年農機補貼共計718800元(155000+187800+376000)。

  5.證人李某1、李某2證言,證實2013年,潘某1借用李某1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山拖40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沙灣縣的李某2,當年兌付到李某1賬戶上的12000元又被全部轉賬給了潘某1。

  6.證人任某、馬某1證言,證實2013年,潘某1借用任某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山拖40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沙灣縣的馬某1,當年兌付到任某賬戶上的12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有11000元轉賬給了潘某1,1000元被潘某1作為好處費留給了任某。

  7.證人周某1、吳某證言,證實2013年,潘某1借用周某1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享受補貼的黃海金馬500型拖拉機,通過自己的女婿程某違規銷售給沙灣縣的吳某,當年兌付到周某1賬戶上的145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有13500元被轉賬給了潘某1,1000元被潘某1作為好處費留給了周某1。

  8.證人劉某、外力汗證言,證實2013年,潘某1借用劉某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黃海金馬60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沙灣縣的外力汗,當年兌付到劉某賬戶上的185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又全部轉賬給了潘某1。

  9.證人潘某2、姜某證言,證實2013年,潘某1借用潘某2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山拖40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石河子市團場職工姜某,當年兌付到潘某2賬戶上的12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有11000元轉賬給了潘某1,1000元被潘某1作為好處費留給了潘某2。

  10.證人周某2、李某3證言,證實2013年,潘某1借用周某2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山拖40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沙灣縣的李某3,當年兌付到周某2賬戶上的12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有11000元轉賬給了潘某1,1000元被潘某1作為好處費留給了周某2。

  11.證人張某1、陳某1證言,證實2013年,潘某1借用張某1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山拖40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新湖團場職工陳某1,當年兌付到張某1賬戶上的12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有11000元轉賬給了潘某1,1000元被潘某1作為好處費留給了張某1。

  12.證人許某、王某1證言,證實2013年,潘某1在明知沙灣縣的王某1不符合在瑪納斯縣享受購機補貼身份的情況下,仍積極主動地幫助許某以其瑪納斯縣農戶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山拖45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王某1,當年兌付到許某賬戶上的13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全部取出給了潘某1。

  13.證人馬某2、王某2證言,證實2013年,潘某1借用馬某2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山拖45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沙灣縣的王某2,當年兌付到馬某2賬戶上的13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有12000元被轉賬給了潘某1,1000被潘某1作為好處費留給了馬某2。

  14.證人趙某、馬某3證言,證實2013年,潘某1在明知沙灣縣的馬某3不符合在瑪納斯縣享受購機補貼身份的情況下,仍積極主動地幫助趙某以其瑪納斯縣農戶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山拖40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馬某3,當年兌付到趙某賬戶上的12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全部取出給了潘某1。

  15.證人周某3、李某4證言,證實2013年,潘某1在明知沙灣縣的李某4不符合在瑪納斯縣享受購機補貼身份的情況下,仍積極主動地幫助周某3以其瑪納斯縣農戶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山拖40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李某4,當年兌付到周某3賬戶上的12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全部取出給了潘某1。

  16.證人李某5、盧某證言,證實2013年,潘某1在明知沙灣縣的盧某不符合在瑪納斯縣享受購機補貼身份的情況下,仍積極主動地幫助李某5以其瑪納斯縣農戶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黃海金馬40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盧某,當年兌付到李某5賬戶上的12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全部轉賬給了潘某1。

  17.證人虎守龍、潘某1證言,證實2014年,潘某1以自己的名義申報購買了一臺約翰迪爾1354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農八師133團職工虎守龍,當年兌付到潘某1賬戶上的71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虎守龍未收到。

  18.證人張某2、陳某2證言,證實2014年,潘某1借用張某2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約翰迪爾850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新湖農場職工陳某2,當年兌付到張某2賬戶上的23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全部取出給了潘某1。

  19.證人王某3、馬某4證言,證實2014年,潘某1借用王某3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山拖45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沙灣縣的馬某4,當年兌付到王某3賬戶上的13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全部取出交給了潘某1。

  20.證人呂某、馬某5證言,證實2014年,潘某1借用呂某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山拖50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沙灣縣的馬某5,當年兌付到呂某賬戶上的144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被潘某1全部取走,潘某1免除了呂某的1000元借款作為酬謝。

  21.證人楊某1、馬某6證言,證實2014年,潘某1借用楊某1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山拖45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沙灣縣的馬某6,當年兌付到楊某1賬戶上的13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有12000元轉賬給了潘某1,1000元被潘某1作為好處費留給了楊某1。

  22.證人剌寶林、張某3證言,證實2014年,潘某1借用剌寶林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山拖45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沙灣縣的張某3,當年兌付到剌寶林賬戶上的13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有12000元被潘某1自己取走,1000元被潘某1作為好處費留給了剌寶林。

  23.證人楊某2、楊某3證言,證實2014年,潘某1借用楊某2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黃海金馬50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在瑪納斯縣心連心能源化工企業工地干活的河南籍人楊某3,當年兌付到楊某2賬戶上的144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全部轉賬給了潘某1。

  24.證人黃某1、馬某7證言,證實2014年,潘某1借用黃某1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山拖45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沙灣縣的馬某7,當年兌付到黃某1賬戶上的13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有10000元取出給了潘某1,3000元被黃某1留下。

  25.證人竇某1、桂某證言,證實2014年,潘某1在明知沙灣縣的桂某不符合在瑪納斯縣享受購機補貼身份的情況下,仍積極宣傳、主動幫助竇某1以其瑪納斯縣農戶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山拖450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桂某,當年兌付到竇某1賬戶上的13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全部取出給了潘某1。

  26.證人竇某2、唐某、程某證言,證實2015年,潘某1借用竇某2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約翰迪爾1354型拖拉機,經程某介紹,違規銷售給了農八師121團家庭農場主四川籍人唐某,潘某1是辦理購機補貼的實際操作人。當年兌付到竇某2賬戶上的71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有70000元轉賬給了潘某1,1000元被潘某1作為好處費留給了竇某2。

  27.證人王某4、藺某證言,證實2015年,潘某1借用王某4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約翰迪爾904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沙灣縣的藺某,當年兌付到王某4賬戶上的35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有34000元轉賬給了潘某1,1000元被潘某1作為好處費留給了王某4。

  28.證人馬某8、張某4證言,證實2015年,潘某1借用馬某8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約翰迪爾JD5-850-1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沙灣縣的張某4,當年兌付到馬某8賬戶上的23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有22000元轉賬給了潘某1,1000元被潘某1作為好處費留給了馬某8。

  29.證人丁某、馬某9、豐某證言,證實2015年,潘某1借用丁某、馬某9的身份分別申報購買了兩臺約翰迪爾1354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石河子市148團職工豐某,當年分別兌付到丁某、馬某9賬戶上的71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有140000元轉賬給了潘某1,2000元被潘某1作為好處費分別留給了丁某、馬某9各1000元。

  30.證人黃某2、于某證言,證實2015年,潘某1借用黃某2的身份申報購買了一臺約翰迪爾1654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了沙灣縣的于某,當年兌付到黃某2賬戶上的105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有104000元轉賬給了潘某1,1000元被潘某1作為好處費留給了黃某2。

  31.證人丁某、馬某9、豐某證言,證實2015年,潘某1借用丁某、馬某9的身份分別申報購買了兩臺約翰迪爾1354型拖拉機,違規銷售給石河子市148團職工豐某,當年分別兌付到丁某、馬某9賬戶上的71000元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款有15600元轉賬給潘某1,2000元被潘某1作為好處費分別留給丁某、馬某9各1000元。

  32.被告人竇艷供述,證實2016年6月2日在瑪納斯縣檢察院所做供述證實在辦理六戶地農機購置補貼工作中存在失職的地方,對于可能存在外地人套用本地農民身份購買農機其明知,但是認為外地人用也是用在農戶身上,所以在審驗時即使有懷疑也沒有認真去核實,對于補貼款發放之后的監管不嚴,日常抽查檢查流于形式,對于農機是否是農戶實際使用并沒有監管,導致可能會有人利用當地農戶身份購買農機在外地使用或是倒賣。

  關于辯護人提出的被告人竇艷不具有玩忽職守行為及行為與結果之間不具有因果關系,不構成玩忽職守罪相關意見,本院評判如下:

  第一,對竇艷法定職責,根據辯護人引用的《全國鄉鎮農機管理服務站管理辦法》農機站法定職責中具有”根據需要,應承擔的其他工作”規定,在職能上其接受縣農機管理部門和鄉鎮政府的雙重領導,從單位屬性上其單位所在人員應當忠于職守,勤勉盡責,服從和執行上級依法作出的決定和命令。公訴人提交相關文件證明農機站負責農機購置補貼的責任,屬于上級機關制定和發布的具有普遍約束力的決定和命令,農機站應當執行,故竇艷應當具有法定職責。竇艷負責辦理農機補貼,在職責上并非只負責審核購機發票上購機人姓名,根據其供述:其在審驗車輛上發現外地人審驗,懷疑車輛可能已經轉讓給其他人了,也沒有在意。說明其已能夠預見到危害后果的發生。

  第二,辯護人認為農機補貼中的多程序、多部門、多環節等多因一果,不能歸責于竇艷一人。我國行政體制分權特點突出,很多具體事項由多個部門、多個層次進行審批,按照直接因果關系認定不符合司法實踐。在因果關系認定上如瀆職行為僅僅是危害結果發生的條件或者條件之一,瀆職行為與危害后果之間具有客觀關聯的,一般均認定為具有因果關系。瀆職行為與危害后果之間是否存在直接或者必然聯系,不影響因果關系認定。對于辯護人提出中介因素,在瀆職犯罪中,凡立法意圖所欲禁止的原因力仍然是持續的,不管作用大小,均應認定具有刑法上的因果關系,否則,瀆職因果關系的認定將明顯地受到不合理的限縮,且將充滿不確定性。只有當介入因素徹底消滅、替代、超越先前行為的原因力,舊的因果鏈條被打破,介入因素與危害結果獨立形成一種全新的因果鏈條的情況下,才會發生因果關系中斷問題。本案中,多個部門、多個層次審批,是一種效果疊加并非一種替代,故對辯護人此項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第三,對辯護人提出經銷商詐騙手法蒙蔽、竇艷盡職履職,相關制度的不完善。根據竇艷供述,其對于可能存在外地人套用本地農民身份購機是知道的,但其想反正是用在農戶身上,所以在審驗時候即使懷疑也沒有去核實,補貼款發放之后,監管存在監管不嚴,日常抽查檢查流于形式,對于農機是否是農戶自己使用,并沒有去監管。說明經銷商詐騙并未影響到竇艷的預見性,同時,亦沒有按要求去實質性抽查、檢查,難以說明其盡職履職,對制度是否完善,不影響竇艷懷疑套用身份購機,進行實質性檢查,故對辯護人相關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綜上,本院認為,被告人竇艷具有玩忽職守行為,其行為與損害結果之間具有因果關系。

  本院認為,被告人竇艷身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在負責農機購置補貼申請的審查和機具審核確認中,不履行法定的職責義務,致使國家718800元的補貼資金被騙,其行為已構成玩忽職守罪。在農機購置補貼申請的審查期間,潘某1存在采用違規銷售、冒用本地農戶名義購機,在形式上造成符合規定的假象,客觀上造成竇艷審批、監管的困難,故考慮到損害結果系多因素綜合導致,竇艷的行為在案件中對危害結果的發生具有間接、輕微的原因力,屬犯罪情節輕微。且歸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屬坦白,依法可從輕處罰。本案經合議庭評議,并報經本院審判委員會2018年第1次會議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三十七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竇艷犯玩忽職守罪,免予刑事處罰。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六份。

  審 判 長 劉 文 軍

  審 判 員 陳 宏 毅

  人民陪審員 楊 玉 玲

  二〇一八年三月三十日

  書 記 員 阿不里克


┃相關鏈接:

河南法官被判玩忽職守案 (2011)舞刑初字第167號刑事判決書

思維導圖解讀雷洋案三方法律戰,孰優孰劣?

醉漢到派出所鬧事被追趕后死亡 民警被控玩忽職守罪

堆放石材致耕地損壞 土地助理構成玩忽職守罪 (2015)丹刑二終字第00070號刑事裁定書

醉漢無理取鬧滑下坡底摔死 民警被判免予刑事處罰

森林公安局局長故意放縱和包庇涉嫌濫伐林木犯罪人員 (2017)遼0113刑初第39號刑事判決書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
 
西游记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