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彩金
 
首頁 > 實務 > 實踐 > 正文

律師手記:那些受醫療事故損害陷于醫療糾紛的人們

2019年07月01日11:24 東方法眼 宋中清
   
 

核心提示:真正的患方律師,并不以創收為目的。委托人及時簡捷的配合,才是為他們親屬維權的道路。在律師不愿意談律師費的時候,委托人在律師費上反復動心思,會讓律師執業興趣全無。

  收到一位律師同行的微信:有醫療糾紛需要咨詢。想不起來這位律師是在什么場合結識的了。既然加了微信,斷不只是擦肩而過。回復:可以啊。過了良久對方問最近有時間嗎?是一位朋友的事情。我把電話號碼給了他,說他以及他的朋友都可以直接給我打電話。

  一、這樣的律師不結識也罷

  到了下午,那位律師打來電話,直接就問醫療糾紛案件律師代理怎么收費。

  考慮是律師同行,我一邊聲明在了解案情、看過病歷等證據材料、獲取勝算之前不談收費,一邊給他進一步說明原因:一者北京律師收費原本有行業標準,代理患方的收費一般都會選擇標準里的低端;二者代理患方打官司絕不會為了營收,耗時費力,患方往往身陷醫療損害的苦水,專門代理患方打官司的律師若把創收作為目的,是無法堅持下去的。

  對方追問一句那為了什么。讓我立馬意識到這真是一位不同道的律師。出于禮貌,還是接著告訴了他:正義感、事業心。最好談一下案情再說,因為我們受理案件也是有條件的:有勝算;別的律師做不到做不好。辦理異地案件如果當地律師也能辦好,就沒有必要讓人家患者親屬多付錢,咱們北京律師多費時間。對方說,好吧。

  本以為這樣的聯系要么就此結束,要么是當事人打來電話。

  沒想到接下來卻是第三種。對方在微信里問,可以給我介紹案源的費用嗎?我回復:謝謝,那就不用介紹了。

  這樣的律師不是在幫助患方找到好律師,而是時刻想著賺錢。患方朋友認識這樣的律師,通過他們也不會找到真正能全力幫助患方的律師。

  二、特別的優惠讓他不知所措,想法太多

  最近心情跟天氣一樣有所回溫。在網上看到他的姐姐為母親被醫療損害致死案件發的材料。知道該案有勝訴的基礎了。但是就像馬拉松比賽一路領先就要進入體育場完成最后一圈一樣,需要有良好的堅持。從其代理律師、法院朋友傳給他們的消息看,如果不去做醫療過錯鑒定,法院仍會判他們敗訴。我回復,關鍵看患方怎么主張,需要對原主張做變更。他便聯系過來,問請您代理怎么收費。我說由你們說了算吧。他又說前期請當地律師等等花了不少費用,已經沒錢了。知道請你們需要不低于當地律師的代理費。我說所以不談我們的標準,由你們根據自己的能力說付多少就付多少吧。這是我代理患方維權近20年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今后對其他人也不可能這樣。

  沒想到他不僅沒有趕緊辦理委托手續,而是通過微信發來長篇贊嘆和感慨。

  過了些天,我去成都出差。他得知后告訴我他就在成都上班。如果不是這種便利,我是不會再主動聯系他們家。

  在成都出庭結束后,約他下午到賓館,他晚上7點多到了。回答了他的大部分問題。他還是沒有表達當即簽委托合同的意愿。我說都快晚上9點鐘了,你回去吧。

  最近又在出差,想起他們家的案件快要開庭了,就通知他如果委托就要盡快。他往律所賬上付了幾千元錢,匯款用途上寫上了律師代理費定金。

  我打電話問他為什么是定金?我執業25年來從沒有收過律師費“定金”。他又說這是隨便寫的。家里沒錢只能付這幾千元了。我說律師費數額是交給你決定的。那你們為什么這樣磨磨蹭蹭又不直接說就付這幾千元呢,而是給我說了另外一個數額?你們說的另一個數額,你們也想到那是低于我們收費標準中首付款的一半的,是怎么回事?他說那是全部代理費的數額。就像購房合同一樣,先付這幾千元,以后我們有能力了再付那個全款。

  我說你的想法太多了。我不代理了。會通知所財務退回你們的那幾千元。本來我是滿腔熱情來不計成本幫助你們的。你們如此磨蹭,讓我實在無法安排行程了。

  那些樸素的受害患者親屬,仍在想著用律師費“調動”律師的工作積極性。

  而真正的患方律師,并不以創收為目的。委托人及時簡捷的配合,才是為他們親屬維權的道路。在律師不愿意談律師費的時候,委托人在律師費上反復動心思,會讓律師執業興趣全無。


┃相關鏈接:

萬改判41萬,醫院的告知義務該如何履行?

越級手術被判全責 規范執業不容忽視

他們為什么混淆醫療糾紛和醫療事故報案概念?

“完善”病歷被推定全責 病歷書寫不能大意

莫讓醫療糾紛成了個人恩怨

醫生,你提供的網絡醫療服務可能涉嫌非法行醫!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
 
西游记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