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电子
 
首頁 > 實務 > 案例 > 正文

美容醫院夸大宣傳惹糾紛 法院判決值得深思

2019年07月01日10:41 東方法眼 醫法匯
   
 

核心提示:案情簡介 甲整容醫院官方網站宣傳稱:自從奧美定危害被曝光之后,國家陸續出臺政策,官方指定了多家清奧醫院對奧美定受害者進行補救,盡最大

  案情簡介

  甲整容醫院官方網站宣傳稱:自從奧美定危害被曝光之后,國家陸續出臺政策,官方指定了多家清奧醫院對奧美定受害者進行補救,盡最大可能還原受害者們應該健康身體。權威清奧專家介紹,甲整容醫院便是官方指定清奧中心,是當前中國奧美定注射豐胸并發癥研究的學術機構,通過與國際權威學術醫療機構的廣泛合作,已成為奧美定修復再生醫學材料的研究中心與臨床示范基地。經過近九十年的不斷摸索和臨床鉆研,甲整容醫院可成熟地將注射物聯合包膜整體取出,奧美定殘留物取出率達99%以上,成為國際奧美定修復的標桿,全球矚目。

  看到該宣傳后,李女士前往甲整容醫院要求將5年前注射填充面部的奧美定材料取出。甲整容醫院經檢查,當日為李女士施行“下頦、眉弓、上下唇、耳垂注射材料取出術”。之后,再施行“1.鼻部注射材料取出、2.鼻中隔延長(人工骨、鼻中隔)+耳軟骨墊鼻尖、3.假體隆鼻術、4.眉間墊高、5.口角上揚”。術后李女士面部仍然殘留大量奧美定,李女士認為甲整容醫院存在編織虛假信息,欺騙、誤導李女士陷入錯誤認識而接受整形手術,遂將甲整容醫院訴至法院,依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及《廣告法》要求整容醫院返還整形費用并承擔整形費用三倍的賠償。

  一審法院認為,甲整容醫院的宣傳語違反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及《廣告法》的相關規定,屬于虛假宣傳并對消費者造成誤導,損害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甲整容醫院宣傳行為已構成欺詐。因此,李女士要求甲整容醫院返還整形費用及三倍懲罰性賠償的訴訟請求合法有據,予以支持。

  甲整容醫院認為一審法院適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及《廣告法》判決醫方承擔三倍賠償法律責任,屬于適用法律錯誤,遂提起上訴。

  法律簡析

  隨著社會的進步,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我國的醫療美容行業也取得了較大的發展,對于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醫療美容需求起到了積極的作用,但同時醫療美容機構的依法執業問題也成為我國醫療糾紛領域的焦點問題,下面就以本案為例,對醫療美容領域的相關法律問題進行簡要分析。

  一、對醫療美容機構及其執業人員的要求

  醫療美容是指運用手術、藥物、醫療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創傷性或者侵入性的醫學技術方法對人的容貌和人體各部位形態進行的修復與再塑。美容醫療機構是指以開展醫療美容診療業務為主的醫療機構。

  醫療美容機構首先應當依照《醫療機構管理條例》《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以及《醫療美容機構、醫療美容科(室)基本標準(試行)》的規定,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并規范其名稱、診療科目、人員、設備、醫療美容項目等基本準入資質。其次,醫療美容機構應當按照核準登記的執業范圍規范執業。《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第二條規定醫療美容科為一級診療科目,美容外科、美容牙科、美容皮膚科和美容中醫科為二級診療科目。同時《醫療美容項目分級目錄》又依據手術難度和復雜程度以及可能出現的醫療意外和風險大小,將美容外科項目分為四級。再次,醫療美容機構發布醫療廣告,應當按照《廣告法》及《醫療廣告管理辦法》等有關規定辦理審批手續。最后,醫療美容機構亦應當嚴格落實醫療質量安全核心制度,按照《病歷書寫基本規范》嚴格保管和書寫病歷材料。

  負責實施醫療美容項目的主診醫師必須同時具備下列條件:1、具有執業醫師資格,經執業醫師注冊機關注冊;2、具有從事相關臨床學科工作經歷。其中,負責實施美容外科項目的應具有6年以上從事美容外科或整形外科等相關專業臨床工作經歷;負責實施美容牙科項目的應具有5年以上從事美容牙科或口腔科專業臨床工作經歷;負責實施美容中醫科和美容皮膚科項目的應分別具有3年以上從事中醫專業和皮膚病專業臨床工作經歷;3、經過醫療美容專業培訓或進修并合格,或已從事醫療美容臨床工作1年以上;4、省級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規定的其他條件。”從事醫療美容護理工作的人員,應同時具備下列條件:1、具有護士資格,并經護士注冊機關注冊;2、 具有二年以上護理工作經歷;3、經過醫療美容護理專業培訓或進修并合格,或已從事醫療美容臨床護理工作6個月以上。”另外,醫療美容機構應當向就醫者本人或親屬書面告知治療的適應癥、禁忌癥、醫療風險和注意事項等,并取得就醫者本人或監護人的簽字同意。尊重就醫者的隱私權,未經就醫者本人或監護人同意,不得向第三方披露就醫者病情及病歷資料。

  二、對發布醫療美容廣告的規制

  醫療機構在發布醫療廣告前,應當向其所在地省級衛生行政部門申請醫療廣告審查,并提交以下材料:1、《醫療廣告審查申請表》;2、《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副本原件和復印件,復印件應當加蓋核發其《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的衛生行政部門公章;3、醫療廣告成品樣件。電視、廣播廣告可以先提交鏡頭腳本和廣播文稿。中醫、中西醫結合、民族醫醫療機構發布醫療廣告,應當向其所在地省級中醫藥管理部門申請。而且醫療、藥品、醫療器械廣告不得含有下列內容:1、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斷言或者保證;2、說明治愈率或者有效率;3、與其他藥品、醫療器械的功效和安全性或者其他醫療機構比較;4、利用廣告代言人作推薦、證明;5、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禁止的其他內容。違法發布醫療廣告的醫療機構可能會受到停業整頓、吊銷有關診療科目甚至吊銷《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等行政處罰。

  三、醫療美容糾紛中的法律適用

  醫療美容糾紛中的法律適用問題也是本案中的焦點問題。因美容引起的醫療糾紛是否適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問題我國現行法律、法規沒有明確規定,判例上也有不同見解,實踐中應對醫療美容與生活美容進行區分。如前所述,醫療美容是采用具有創傷性或者侵入性的醫學技術方法對人的容貌和人體各部位形態進行的修復與再塑,屬于醫療行為。而生活美容僅限于“身體護理”“面部保養”等非侵入性的美容服務,常見于生活中的“XXX美容院”其不屬于醫療行為。《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2條規定:“消費者為生活消費需要購買、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務,其權益受本法保護;本法未作規定的,受其他有關法律、法規保護。”據此,《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適用范圍應限于“生活消費”的目的,即適用于因生活美容產生的糾紛。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醫療損害責任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條第2款規定:“患者以在美容醫療機構或者開設醫療美容科室的醫療機構實施的醫療美容活動中受到人身或者財產損害為由提起的侵權糾紛案件,適用本解釋。”明確將醫療美容糾紛納入了醫療損害賠償責任糾紛案件的適用范圍。本案二審法院認為,《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作為特別法,其適用范圍應限于“生活消費”的目的。經衛生行政部門許可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的醫療機構提供的醫療美容服務本質上屬于醫療行為,不屬于生活消費的范疇,不應適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55條規定的懲罰性賠償責任,經二審法院釋明,李女士表示堅持依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55條的規定請求醫療機構承擔民事責任,最終二審法院判決撤銷一審原判,駁回李女士的全部訴訟請求。


┃相關鏈接:

患者猝死急診室 拒絕尸檢難索賠

律師開出解決醫療糾紛“第一方”

醫療訴訟現狀:法院和鑒定人分不清鑒定范圍

賄醫販嬰招妓:偷掉醫療法律,情分不分滋生的是什么東東?

國內首份醫療損害責任糾紛案件大數據報告重磅來襲!

萬改判41萬,醫院的告知義務該如何履行?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
 
西游记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