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彩金
 
首頁 > 實務 > 案例 > 正文

最高檢:當前毒品犯罪案件新特點

2019年06月25日17:55 最高人民檢察院網
   
 

核心提示:時間地點: 2019年6月25日最高人民檢察院

  [王松苗] 各位記者朋友,上午好!歡迎參加最高人民檢察院新聞發布會。

  明天是第32個國際禁毒日。我們今天發布會的主題是“充分發揮檢察職能,依法懲治和預防毒品犯罪”。共有三項議程:一是通報2018年以來檢察機關懲治和預防毒品犯罪的工作情況;二是發布檢察機關懲治毒品犯罪典型案例;三是回答記者提問。

最高檢新聞發布會

  出席今天發布會的是:最高人民檢察院黨組成員、副檢察長陳國慶,第二檢察廳副廳長黃衛平。(所有最高檢辦理的毒品犯罪案件都是統一歸口第二檢察廳負責的。)

  毒品是人類公害,是危害人類健康“最陰險的殺手”。一年前,習近平總書記就禁毒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禁毒工作事關國家安危、民族興衰、人民福祉,毒品一日不除,禁毒斗爭就一日不能松懈。要加強黨的領導,充分發揮政治優勢和制度優勢,完善治理體系,壓實工作責任,廣泛發動群眾,走中國特色的毒品問題治理之路,堅決打贏新時代禁毒人民戰爭。

  一周前,國家禁毒委員會辦公室發布《2018年中國毒品形勢報告》指出,通過一年努力,我國禁毒工作取得明顯成效,現有吸毒人數240余萬人、占全國人口總數的0.18%,首次出現下降。

  然而,禁毒斗爭依然面臨嚴峻考驗:毒品濫用人數增速減緩但規模依然較大;冰毒已取代海洛因成為我國濫用人數最多的毒品;合成毒品濫用仍呈蔓延之勢,復吸人員濫用合成毒品占主流;毒品市場花樣多、新類型毒品不斷出現;隨著經濟全球化和社會信息化發展,周邊毒源地和國際販毒集團的滲透加劇,不法分子越來越多應用現代技術手段走私販運毒品等。

  2018年參與打贏新時代禁毒人民戰爭中,全國檢察機關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禁毒工作重要指示精神,一方面堅持依法嚴厲打擊毒品違法犯罪,堅決鏟除毒品問題滋生蔓延的土壤;另一方面積極參與禁毒綜合治理,堅持關口前移、預防為先,深入開展毒品預防宣傳教育,取得了較好成效。現在請陳國慶副檢察長通報2018年以來檢察機關懲治和預防毒品犯罪的工作情況。

  [陳國慶] 各位記者朋友,大家上午好!近年來,全國各級檢察機關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禁毒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加強組織領導,認真履行檢察職能,依法懲治和預防毒品犯罪,各項工作取得明顯成效。

  一、發揮檢察職能,懲治毒品犯罪。

  一是依法履行批捕、起訴職責,嚴厲打擊各類毒品犯罪。2018年至2019年5月,全國檢察機關共批捕毒品犯罪案件139084人,占全部刑事案件逮捕數的9.45%,同比下降9.69%;起訴毒品犯罪案件164494人,占全部刑事案件起訴數的7.07 %,同比下降9.63%。去年以來,檢察機關批捕起訴的毒品犯罪案件數量有所下降,毒品犯罪高發勢頭得到遏制。毒品犯罪案件量在全部刑事案件中,僅次于危險駕駛和盜竊犯罪,排第3位。

  從批捕起訴情況來看,當前毒品犯罪有以下特點:1.重點地區問題仍然突出。廣東、四川、湖南、云南、廣西等地毒品犯罪案件高發。一些地方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有增多趨勢,社會影響惡劣。2.制毒活動方式呈現作坊式、階段式。犯罪分子分段實施、流竄作案,以逃避司法打擊。3.利用網絡和物流運輸毒品成為新常態。大量毒販不再隨身攜帶毒品,而是利用網絡購買、銷售或者利用虛假的身份信息郵寄毒品,還利用第三方支付平臺匿名轉賬支付毒資,打擊難度加大。4.新型合成毒品增長迅速。毒品花樣不斷翻新,并在一定地域內呈現濫用趨勢。

  二是依法履行偵查監督職責。依法監督公安機關全面收集和固定證據,推動偵查由“抓人破案”向“證據定案”轉變。2018年至2019年5月,全國檢察機關對毒品犯罪案件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963件。監督公安機關立案2121件2300人,立案后起訴1352件1675人,其中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死刑的204人。監督公安機關撤案667件739人。糾正公安機關漏捕2296人,糾正后起訴2257人,其中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死刑的394人。糾正公安機關移送起訴遺漏罪行6010人次。糾正遺漏同案犯2219人,其中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死刑的291人。對偵查活動提出書面糾正意見9107件次,已糾正7707件次。

  三是依法履行審判監督職責。一批因裁判認定事實、適用法律錯誤導致量刑畸輕甚至無罪的案件得到依法糾正,有力地打擊了毒品犯罪。2018年至2019年5月,全國檢察機關對毒品犯罪案件提出二審和再審抗訴872件,已改判367件,發回重審148件。經檢察機關抗訴,對262人改判后加重了刑罰,對56人改判后減輕了刑罰,對6人由無罪改判為有罪。對審判活動提出書面糾正意見703件次,已經糾正616件次。檢察長列席審判委員會,討論重大疑難復雜毒品案件370件。湖北恩施檢察機關對胡某、潘某、侯某等人販賣、運輸毒品案提出抗訴,法院對胡某由有期徒刑十五年改判為無期徒刑,潘某、侯某由無罪改判為有期徒刑緩刑。

  四是加強刑罰執行監督。檢察機關加強對暫予監外執行、社區矯正等監督,督促解決有嚴重疾病、自傷自殘涉毒人員收押收監難等問題,維護執行效果和司法權威。江蘇靖江檢察機關發現部分吸毒人員主動交代容留吸毒等輕微犯罪獲得輕刑,目的是為了逃避強制隔離戒毒的情況,向當地主管部門發出檢察建議,促使當地開展“拉網式”排查,對50人及時移送強制隔離戒毒。

  五是加大涉毒資產查繳力度。毒品犯罪涉毒資產如果不能及時追查收繳,將嚴重影響打擊效果。去年,最高檢對涉毒資產查處工作提出明確要求,各地檢察機關積極引導公安機關對毒資、毒贓搜查取證,在審查起訴時依法提出沒收涉毒資產的處理意見,同時嚴厲打擊涉毒洗錢犯罪,加強對財產刑的監督。檢察機關還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的案件,依法及時提出沒收違法所得申請。遼寧鞍山檢察機關在辦理李某等人販賣、運輸毒品案時,有針對性地核查案發前犯罪嫌疑人的工作和收入等情況,對其住處查扣的184萬余元現金認定為毒品犯罪所得,法院判決依法沒收。

  六是嚴厲打擊涉毒黑惡勢力犯罪,深挖背后的“保護傘”。檢察機關將打擊毒品犯罪與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相結合,加大監督力度,嚴打與黑惡勢力勾結的毒品犯罪團伙,嚴打組織、脅迫、誘騙群眾參與毒品犯罪的黑惡勢力,深挖背后的“保護傘”。浙江杭州等地檢察機關加強與公安機關溝通協調,創新辦案模式,從嚴懲治黑惡犯罪與毒品犯罪交織案件。福建南平檢察機關依法對參與毒品犯罪、充當毒販保護傘的某公安禁毒大隊長陳某批捕、起訴,陳某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六個月。

  七是依法對毒品犯罪案件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懲治、預防、教育相結合。2019年1月至5月,檢察機關依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辦理毒品犯罪案件9255件10164人,分別占毒品犯罪案件起訴數的29.63%、24.79%。適用速裁程序辦理毒品犯罪案件2845件,其中檢察機關建議適用的1603件。北京、江西等地檢察機關綜合考慮犯罪事實、犯罪情節和社會危害,積極推進對毒品犯罪案件依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對于初犯偶犯以及具有認罪悔罪、自首立功等情節的被告人,依法兌現從寬政策,不僅節約訴訟資源,重在分化瓦解以組織性強為突出特點的毒品犯罪,取得良好效果。江西安遠檢察機關辦理曾某容留他人吸毒案時,綜合其具有自首、認罪悔罪等情節提出從輕量刑建議,法院予以采納,判處曾某有期徒刑七個月。

  八是依法履行不批捕、不起訴職能,強化把關過濾。檢察機關依法嚴格審查運用證據,對毒品犯罪案件證據收集方面存在的問題不姑息遷就,防止“帶病”起訴。2018年至2019年5月,全國檢察機關共不批準逮捕21618人,其中證據不足的17175人,不構成犯罪的684人,調查后排除非法證據的158人次。共不起訴3012人,其中因證據不足不起訴2282人,沒有犯罪事實55人,排除非法證據54人次。

  二、積極參與禁毒綜合治理。

  一是以檢察建議為抓手,積極參與禁毒治理。各地檢察機關認真貫徹落實《人民檢察院檢察建議工作規定》,針對辦理毒品犯罪案件中發現的涉及地區、領域或行業監管中存在的漏洞,以檢察建議的方式提出意見建議和防范措施。2018年至2019年5月,全國檢察機關就禁毒工作發出檢察建議1304份,有1029份已被采納。如四川省檢察院就禁毒工作向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公開宣告檢察建議書,涼山州政府認真研究后及時書面回復改進舉措,取得良好效果。

  二是以活動、節點、平臺為依托,加強禁毒宣傳教育。各地檢察機關嚴格落實“誰執法誰普法”的要求,積極開展禁毒預防宣傳教育工作。貴州等地利用檢察開放日、檢察宣傳月、“6·26”國際禁毒日等特殊時間節點開展禁毒宣傳,營造禁毒人民戰爭的濃厚氛圍,提高群眾對毒品的認知和防范能力。上海等地檢察機關通過庭審進校園、禁毒法治講座、模擬法庭大賽、法治競賽等活動,普及禁毒法律知識。黑龍江等地創新宣傳模式,打造體驗式禁毒教育基地,推進青少年毒品預防教育。

  三是以檢察監督為指引,推動禁毒工作縱深發展。對于部分毒品問題重點地區,檢察機關強化擔當意識,加強與當地政法委、禁毒委等部門的溝通協調,對重大毒品犯罪案件聯合掛牌督辦,積極參與“兩打兩控”等專項整治工作。各地檢察機關堅持以問題為導向,及時研判毒品犯罪的新特點、新問題,積極向黨委政府提出建議,構建更嚴密的禁毒防控體系。下一步,檢察機關將進一步提高認識,將禁毒工作作為重要政治任務來抓。圍繞習近平總書記和黨中央關于禁毒工作的重大決策部署,充分發揮檢察職能作用,依法懲治和預防毒品犯罪,為新中國成立70周年營造和諧穩定的社會環境。進一步增強能力,提高毒品犯罪案件法律監督水平。

  檢察機關要以革命化、正規化、專業化、職業化為方向,提高隊伍素質,大力推進辦理毒品犯罪案件專業化水平,切實發揮檢察機關在毒品犯罪案件訴訟中的主導作用。進一步融入禁毒工作大局。積極參與毒品犯罪的源頭治理、系統治理、綜合治理和依法治理,推動完善中國特色毒品治理體系,提升禁毒工作整體效能和現代化水平。

  我的發言完了,謝謝大家!

  [王松苗] 謝謝陳國慶副檢察長。

  [王松苗] 下面進行第二項議程,發布“2018年度檢察機關懲治毒品犯罪典型案例”。這些案例已經作為新聞發布會材料(二)印發給大家,為了便于大家更好地了解掌握這些案例,現在請黃衛平副廳長再作一下簡要介紹。

  [黃衛平] 各位記者朋友,大家好!今年4月份,我們要求各省級檢察院選擇本省檢察機關2018年以來辦理的毒品犯罪典型案例上報。各地一共報了100多件,我們從中篩選出6件案例向社會發布。這6件案例是檢察機關發揮法律監督職能,取得良好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典型。其中不批捕和不起訴案例各1件,追訴漏犯和抗訴案例各1件,既有追訴漏罪漏犯又有抗訴的案例2件。下面,我把這6起案件簡要介紹如下。

  案例1:蒙世升販賣毒品案。偵查機關對蒙世升提請批準逮捕,檢察機關審查認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依法不予批捕。事后,廣西檢察機關在審查與蒙世升相關聯的案件時,通過自行補充偵查,取得了認定蒙世升犯罪的關鍵證據,依法批捕并追訴了犯罪嫌疑人,切實做到了對毒品犯罪不枉不縱。

  案例2:郭雄林等人販賣毒品案。這是一起家族販毒案,湖南檢察機關辦案時深挖可疑線索,積極引導偵查取證,獲取了可靠證據,依法追訴了遺漏的三名主犯,有效打擊了犯罪。案例3:劉有娣販賣毒品案。本案是典型的零口供案件,劉有娣始終不承認販毒。一審法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判決劉有娣無罪。提出抗訴后,檢察機關認真復查案發現場,及時開展補查補證工作,發現了劉有娣上家的線索,及時協調公安機關將劉有娣的上家成功抓獲,補強了相關證據。二審法院采納了抗訴意見,改判劉有娣無期徒刑。

  案例4:楊楠洗錢案。這是一起為制造毒品的同居男友洗錢案,在一審法院定性不當的情況下,四川檢察機關提出抗訴,并獲得二審改判,為依法追繳違法所得、摧毀犯罪的經濟基礎提供了可資借鑒的經驗。

  案例5:王家寶等人販賣、運輸毒品案。這是一起有多人參與的共同犯罪案件。遼寧檢察機關嚴審細查,發現線索,追訴了兩名漏犯,同時對四名被告人量刑不當的一審判決提出抗訴,并得到改判,保證了案件質量。

  案例6:滕軍紅非法買賣制毒物品案。滕軍紅是民營企業負責人,其出售易制毒化學品丙酮的行為,違反了《易制毒化學品管理條例》的規定,應當受到行政處罰。鑒于其出售的丙酮均被用于合法的生產經營,江蘇檢察機關認為滕軍紅不構成非法買賣制毒物品罪,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平等保護了民營企業的合法權益。檢察機關還向有關部門發出檢察建議,督促對相關化工企業開展專項摸底排查,確保企業依法經營,實現了辦案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雙贏。

  [黃衛平] 我就介紹這么多,謝謝各位的關注和支持!

  [王松苗] 謝謝黃衛平副廳長。

  接下來進行第三項議程,請各位記者朋友提問。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 請問當前新類型毒品犯罪案件有哪些特點?檢察機關如何有針對性地打擊?

  [黃衛平] 新類型毒品犯罪案件的特點主要有:一毒品種類翻新。目前國內新型毒品層出不窮,有“藍精靈”“犀牛液”“小樹枝”“0號膠囊”等等,極具偽裝性和迷惑性。在傳統毒品、合成毒品問題之外,出現了新精神活性物質疊加的問題。

  二犯罪方式多樣。當前,利用互聯網進行涉毒犯罪活躍,2018年全國破獲互聯網上毒品犯罪案件近萬起,“互聯網+第三方平臺支付+物流郵遞”逐漸成為制毒的原料、工具、技術購銷以及毒品交易的常見方式,衍生出“暗網”交易、GPS定位運輸等新型犯罪方式。

  三查辦鑒定困難。對于新類型毒品犯罪,在犯罪人主觀明知、毒品種類和數量標準等方面普遍存在取證難的問題。一些新精神活性物質危害性、成癮性尚不明確,鑒定的依據不足,列管難度大。打擊新類型毒品犯罪案件,檢察機關將著重做好以下工作:一是統一法律適用標準。加強與公安機關、人民法院等部門的溝通協調,及時研究立案追訴標準和法律適用標準,通過制定司法解釋和規范性文件統一執法司法尺度。

  二是加強案例指導。通過定期收集、整理、發布新類型毒品犯罪典型案例,給各地辦案人員提供有力的參考,引導大家積極穩妥地處理新類型案件。

  三是做好提前介入工作。對于新類型毒品犯罪案件,要提前介入案件的偵查活動,及時、準確掌握案情,明確取證方向和范圍,提出完善證據的意見。如四川成都檢察機關在辦理含γ-羥丁酸成分的“咔哇氿”案件中,省、市、區三級檢察機關聯動,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夯實證據基礎。

  [王松苗] 請記者繼續提問。

  [南方都市報] 請問當前未成年人涉及毒品犯罪基本情況,檢察機關如何有效應對?

  [黃衛平] 目前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有三個顯著的特點:一是文化程度較低。涉毒未成年人大多輟學早,自控能力、辨別能力差,法律意識淡薄,涉世不深,易受不良環境影響。

  二是家庭教育缺失。這些孩子缺少家庭關愛,父母離異或長期不在身邊,疏于管教。他們往往出于獵奇的心理去吸食、體驗毒品,染上毒癮后越陷越深,最后以販養吸。

  三是大多受成年人教唆。在犯罪團伙中未成年人往往被成年人教唆、利誘而協助進行毒品犯罪,成為犯罪工具。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堅持關口前移、預防為先,重點針對青少年等群體,深入開展毒品預防宣傳教育”。檢察機關高度重視未成年人群體的毒品犯罪問題,將做好幾項工作。

  一是嚴格依法辦理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案件。對涉毒未成年人少捕慎捕,對犯罪情節輕微的作不起訴處理。2018年至2019年5月,檢察機關對涉毒未成年人附條件不起訴123件142人。同時,從重打擊了引誘、脅迫或者唆使未成年人參與毒品犯罪的行為。

  二是對未成年人大力開展禁毒宣傳教育。開展法治進校園、進社區的活動,采取講法治課、報道典型案例等形式,增強未成年人的法律意識、拒毒意識。

  三是參與構建未成年人禁毒綜合治理體系。打造家庭、學校、社會“三位一體”的青少年毒品預防模式。檢察機關對經歷司法程序而被納入臺賬的吸毒未成年人,會同有關部門定期回訪調查,加強觀護幫扶幫教工作,讓其早日重歸社會。

  [王松苗] 請記者繼續提問。

  [檢察日報] 請問檢察機關如何推進辦理毒品案件專業化建設?

  [黃衛平] 近年來,為適應新形勢新任務,我們按照講政治、顧大局、謀發展、重自強的總體要求,大力加強了辦理毒品犯罪案件的專業化建設。

  一是確立專業化辦案模式。內設機構改革后,最高檢及地方檢察機關設立了辦理毒品案件的檢察部或辦案組,實行批捕、起訴和訴訟監督一體化的辦案機制。針對毒品犯罪專業性強、隱蔽性高、取證難的特點,對重大疑難復雜的毒品案件,由經驗豐富、業務能力強的檢察官專門辦理,確保案件質量和效果。

  二是加強業務指導。最高檢舉辦了多期毒品犯罪檢察實務培訓班,還開展了形式多樣的研討交流,提升了一線辦案人員的業務能力。同時,堅持類案指導和個案指導相結合,提高了業務指導的針對性。

  三是制定下發規范性文件。毒品犯罪證據種類單一,直接證據匱乏,翻供情況普遍,收集審查判斷證據難度很大。最高檢會同最高法、公安部會簽了這方面的文件,并組織全國檢察機關通過視頻學習培訓,以提高檢察官的辦案能力。

  四是利用現代科技手段提升辦案效果。為加強出庭規范化建設,最高檢第二檢察廳組織人員研發了毒品犯罪案件庭審多媒體示證系統。目前已在廣東、云南、四川等地組織觀摩庭試運行,條件成熟后將在全國推廣。各地還運用大數據探索開展輔助量刑建議和類案推送等工作,對提高辦案質量,確保辦案效果發揮了積極作用。

  [王松苗] 因為時間關系,提問就到這里。通過剛才陳國慶副檢察長的介紹和黃衛平副廳長的回答,相信大家對檢察機關參與禁毒的工作有了一個總體的認識。總體來看,“破冰行動”任重道遠,綜合治理責無旁貸。要打贏新時代的禁毒人民戰爭,同樣離不開新聞傳播,來不開媒體監督。讓我們攜起手來共同努力,為新中國成立70周年營造和諧穩定的社會環境。

  上午的發布會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相關鏈接:

最高人民檢察院涉民營企業司法保護典型案例

最高檢:辦理民營企業案件絕不能搞“法外開恩”“寬大無邊”

國家安全機關公布三起危害政治安全案件

國家安全機關公布三起境外網絡攻擊竊密案件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參考性案例第八批(第69-74號)

檢察機關依法懲治和預防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
 
西游记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