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登陆
 
首頁 > 實務 > 案例 > 正文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參考性案例第八批(第69-74號)

2019年06月19日07:41 中國上海司法智庫
   
 

核心提示:2019年3月,最高法院在上海召開了全國部分法院“涉互聯網案件統一裁判標準與案例發布”研討會。會上,最高法院就上海法院推薦的涉互聯網典型案例進行研討。其中,部分案例(涉及刑事、民事、商事、知產、執行等類)會后經高院研究室與高院相關業務部門共同審核后,被提交高院審委會討論,5月24日,“王曉東盜竊案”等6件案例經討論通過作為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參考性案例第八批(第69-74號)予以發布,供全市法院,供在審判類似案件時參考。

  參考性案例第69號

  王曉東盜竊案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2019年5月24日討論通過)

  關鍵詞  刑事/盜竊罪/互聯網交易平臺/系統錯誤/刷單

  裁判要點

  互聯網交易平臺簽約商戶(鋪)的所有人或其他實際控制人,明知平臺交易系統存在錯誤,仍利用系統錯誤,采用在其商戶自買自賣的“刷單”方式套取平臺錢款,數額較大的,構成盜竊罪。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64條

  基本案情

  2013年7月12日,被告人王曉東使用北京瑪露美容美發有限公司的名義(店鋪名稱“韓國樸銀善工作室”)在大眾點評網(運營方“互誠信息技術(上海)有限公司”)注冊了ID號為63452的網上店鋪。2016年4月13日,該店鋪申請參加大眾點評網的自助營銷活動。同年5月31日,被告人王曉東又以上述公司的名義在大眾點評網注冊了ID號為40005507的網上店鋪,并申請參加上述自助營銷活動。根據活動協議,促銷成本由商戶自行承擔,直接在結算時予以扣減。然而,在上述活動的實際執行中,因大眾點評網結算系統出現錯誤,在向韓國樸銀善工作室結算費用時并未扣除應當由商戶承擔的部分。

  2016年6月1日,被告人王曉東獲知大眾點評網的結算系統錯誤情況后,使用上述兩個網上店鋪,提高訂單單價后多次通過自買自賣“刷單”的方式,惡意套取大眾點評網多結算的錢款,累計達人民幣2,074,640元。

  2017年3月22日,被告人王曉東被公安機關抓獲。

  案發后,被告人王曉東在家屬幫助下賠償了互誠信息技術(上海)有限公司人民幣114萬元,并取得了諒解。

  裁判結果

  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法院于2018年5月31日作出(2017)滬0105刑初1020號刑事判決:一、被告人王曉東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二、責令被告人王曉東退賠其余違法所得人民幣九十三萬四千六百四十元發還被害單位互誠信息技術(上海)有限公司。一審宣判后,被告人王曉東不服,提出上訴。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9月28日作出(2018)滬01刑終1204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被告人王曉東控制的韓國樸銀善工作室系大眾點評網的簽約商戶。在經營過程中,被告人王曉東獲悉大眾點評網結算系統出現錯誤,在結算費用時并未扣除本應由商戶自行承擔的部分,后利用該系統錯誤,采取在其商戶自買自賣“刷單”的虛假交易方式,積極主動地惡意套取大眾點評網多結算的錢款,顯然具有非法占有平臺錢款的目的。大眾點評網的結算系統雖然自動將不該支付給被告人店鋪的錢款轉入了被告人店鋪所關聯的銀行賬戶,但該轉入行為系因結算系統錯誤而造成,大眾點評網并未發現該錯誤,更不是有意而為之,且在發現后立即聯系被告人要求其退還相關款項,故被告人獲取大眾點評網多結算錢款的行為,明顯違背了財物所有人的意志,符合盜竊罪中“秘密竊取”的特征。

  綜上,被告人王曉東在明知大眾點評網結算系統出現錯誤后,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通過在其店鋪“刷單”的方式,積極主動地惡意套取大眾點評網多結算的錢款,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盜竊罪,依法應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鑒于被告人已經在家屬幫助下賠償了被害單位部分經濟損失并取得了諒解,故依法對其酌情從輕處罰。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顧蘋洲  韋慶  陸文奕)

  參考性案例第70號

  上海尋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訴廈門空白文化有限公司名譽權案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2019年5月24日討論通過)

  關鍵詞  商事/名譽權糾紛/互聯網/行為保全/營商環境

  裁判要點

  名譽權糾紛訴訟中,申請人申請法院采取行為保全措施的,如被申請人行為構成侵權可能性較高、不停止行為會使申請人合法權益遭受難以彌補的損害,且停止行為對被申請人造成的損害不會明顯大于申請人所受損害的,法院可在不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前提下,采取行為保全措施,責令被申請人停止相關行為。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100條、102條

  基本案情

  原告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系“拼多多”電商平臺運營主體。2018年3月,被告廈門空白文化創意有限公司分別在其“離子財經”微信公眾號、天天快報帳號、“年少不吃土”新浪微博帳號上發布文章《幕后的315:一個月賣400億假貨,差評率行業第一的電商如何成為獨角獸的?》。原告認為,被告在網上發布的前述文章惡意歪曲事實,損害原告聲譽,經多次通知,被告仍拒不刪除相關文章,故訴至法院,要求被告:1、停止侵害,刪除其在網絡平臺上發布的侵權文章;2、恢復名譽,在網絡平臺上連續十日發布道歉文章;3、賠償損失,賠償原告因侵權行為造成的商譽損失以及公證費。被告對發布文章的事實不持異議,但認為文章內容屬實,不構成侵權。

  審理過程中,原告于2018年4月28日向法院提出行為保全申請,請求法院責令被告立即刪除其在相關網絡平臺上發布的侵權文章,并提供相應的擔保。

  裁判結果

  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法院于2018年5月11日作出(2018)滬0105民初6801號裁定:廈門空白文化創意有限公司立即刪除其使用“離子財經”帳號在微信公眾號、天天快報以及使用帳號“年少不吃土”在新浪微博發布的文章《幕后的315:一個月賣400億假貨,差評率行業第一的電商如何成為獨角獸的?》。裁定作出后,被告刪除了涉案文章。2018年6月12日,本案通過在線方式公開開庭進行審理,原、被告雙方當庭達成調解:廈門空白文化創意有限公司在其“離子財經”微信公眾號、天天快報帳號連續十日發布公開道歉文章(法院審核),向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恢復名譽;并支付原告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賠償款1萬元。調解協議生效后,被告自覺履行了調解事項。

  裁判理由

  法院民事裁定書認為:經審查,廈門空白文化創意有限公司在涉案文章標題使用“一個月賣400億假貨”等表述,缺乏事實依據且具有明顯的貶損含義。該文章在微信、微博以及天天快報等媒體平臺的持續傳播,可能會對原告聲譽造成無法徹底消除的不利影響。原告據此提出保全申請,要求被告立即刪除侵權文章以避免損失的繼續擴大,未超出其訴請范圍,符合法律規定,依法予以支持。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米振榮 章曉琴 朱敬松)

  參考性案例第71號

  上海法率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訴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名譽權糾紛案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2019年5月24日討論通過)

  關鍵詞  商事/名譽權糾紛/互聯網/騷擾電話

  裁判要點

  手機用戶使用安全軟件對呼入號碼進行評價性標注屬于公眾正當社會評價的范疇。安全軟件平臺根據公眾用戶的標注,將被標注號碼的負面性評價在手機用戶接聽界面中予以自動展示的,其行為不具有違法性;除號碼權利人能夠證明平臺故意捏造虛假評價外,平臺不構成名譽權侵權或幫助侵權。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101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名譽權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第7條

  基本案情

  原告上海法率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法率公司”)訴稱:2016年6月以來,法率公司發現其公司從事互聯網法律服務咨詢所使用的電話號碼(021-6129****)被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奇虎公司”)旗下的360手機衛士軟件錯誤地標記為“騷擾電話”。根據法率公司產品服務流程,若客戶不下單咨詢,該號碼不會主動撥打客戶電話,不存在騷擾行為,奇虎公司在未經調查核實的情況下將法率公司的號碼標記為“騷擾電話”,經法率公司多次申訴,奇虎公司仍拒絕刪除騷擾標記,已對法率公司名譽權造成了嚴重侵犯,剝奪了客戶對法率公司咨詢服務的選擇權,造成法率公司經濟損失,影響了正常經營,故起訴至法院,請求判令:1、奇虎公司立即停止利用360手機衛士軟件將法率公司服務號碼標注為“疑似騷擾電話”的侵權行為;2、奇虎公司承擔侵權行為給法率公司造成的損失100,000元;3、消除因奇虎公司侵權行為給法率公司造成的影響并在北京青年報、上海東方早報及360網站公開道歉。

  被告奇虎公司辯稱:不同意法率公司的訴訟請求。1、奇虎公司不存在侵權行為。使用360手機衛士軟件的用戶將涉案號碼標記為“騷擾電話”,奇虎公司僅通過軟件平臺對用戶的標記予以展示。360手機衛士軟件用戶的標記行為并非侵權行為,因此奇虎公司也不存在幫助侵權。360手機衛士符合法律規定,對“騷擾電話”進行展示保護了用戶的安寧權和接受真實信息的權利。2、法率公司名譽權并未受到侵害。法率公司無證據證明其未對用戶進行騷擾,也無證據證明該號碼為法率公司獨家使用,是否存在其他途徑的騷擾行為無法查實。奇虎公司將涉案號碼從電話號碼、歸屬地、所有者標識等多個方面進行展示,不存在侮辱和誹謗,未造成法率公司社會評價的降低。3、即使不存在侵權行為,奇虎公司仍積極采取了補救措施。法率公司曾兩次發郵件給奇虎公司就被標記為“騷擾電話”進行申訴,奇虎公司均及時進行清零處理,因此不應承擔侵權責任。

  法院經審理查明:2014年3月28日,法率公司注冊成立,其經營范圍包括法律咨詢等。之后,法率公司與中國平安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平安”)簽訂《法律服務合作協議書》,合作期限三年,約定中國平安客戶可在任何時間撥打法律咨詢電話,獲得法率公司服務律師專業的意見和幫助,用戶通過“平安金管家APP”提交服務需求,由APP將需求轉交至法率公司業務系統。

  360手機衛士系奇虎公司旗下運營的免費軟件,用戶可以非商業性、無限制數量地下載、安裝及使用該軟件,軟件功能包括騷擾攔截、云標記等。其中云標記功能可以對陌生來電進行標記分類,用戶的標記、舉報及用于云識別的垃圾短信都會在加密處理之后上傳到360安全中心云端,由360安全中心在云端對這些信息進行有效的數據分析并及時產生最佳攔截和提示策略,最終同步至手機客戶端,幫助其他用戶進一步改善攔截效果。

  2016年6月27日,奇虎公司通過郵件向法率公司反饋號碼標記申訴情況,表示已受理電話號碼021-6129****企業名片添加,未受理該號碼標記清除申訴。2016年7月4日、7月8日,法率公司再次向奇虎公司發送郵件,就號碼021-6129****被標記為騷擾電話向奇虎公司申訴,奇虎公司回復表示申訴號碼標記嚴重,不能處理標記,若近三個月內無新增標記,則會自動清除。2016年9月12日,上海市徐匯公證處出具公證書,證明點擊手機上“平安金管家”APP欄目下“問律師”開始咨詢按鈕,屏幕顯示“021-6129****”。在手機上安裝“360手機衛士”APP后,再次點擊上述欄目下的開始咨詢按鈕后,屏幕顯示“法率網律師服務0216129****上海310人標記為騷擾電話”。2016年11月25日,北京市方圓公證處出具公證書,證明2016年5月28日至11月19日期間,0216129****電話號碼被大量360手機衛士用戶標記為“騷擾電話”,標記時段分布全天24小時,個別用戶將該號碼標記為“響一聲”、“廣告推銷”,奇虎公司于7月28日、8月8日、11月16日對上述標記進行清零。

  裁判結果

  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于2017年1月25日作出(2016)滬0110民初17815號民事判決:駁回法率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一審宣判后,法率公司不服判決,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5月15日作出(2017)滬02民終2507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侵害名譽權責任的構成要件包括行為人行為違法、行為人主觀上有過錯、受害人確有名譽受損的事實、違法行為與損害后果之間有因果關系。法率公司使用的電話號碼,被大量使用奇虎公司360手機衛士軟件的用戶標注為騷擾電話,奇虎公司通過其平臺對該客觀事實予以展示,法率公司并無證據證明其未使用該電話號碼對用戶進行騷擾,亦無證據證明奇虎公司存在主觀過錯且行為違法。本案中,360手機衛士軟件對涉案號碼021-6129****的標記一開始并未顯示法率公司的名稱和LOGO,在法率公司提出申請后,奇虎公司才在安裝360手機衛士的手機上對涉案號碼添加顯示法率公司的名稱和LOGO,以使手機用戶能夠辨認;再結合法率公司的咨詢業務量并未因標記行為而降低的情況,故法率公司的證據也不足以證明其因標記行為而導致其社會評價降低的損害結果。因此,法率公司訴稱奇虎公司構成侵犯名譽權的主張難以成立,不予支持。至于法率公司稱因涉案號碼被標記為“騷擾電話”,導致手機用戶不接聽電話致使法率公司失去潛在客戶和交易機會,此涉及奇虎公司360手機衛士軟件的標記行為是否有損市場公平競爭秩序、進而損害法率公司利益的問題,對此法率公司可以另行主張,不宜在名譽權案件中一并審理。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徐子良  王益平  丁海寧)

  參考性案例第72號

  上海二三四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訴北京獵豹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等不正當競爭案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2019年5月24日討論通過)

  關鍵詞  知識產權/不正當競爭/主頁篡改/流量劫持/底層安全軟件

  裁判要點

  安全類軟件經營者超出軟件運營合理限度,以保障計算機系統安全為名,通過虛假彈窗、恐嚇彈窗等方式擅自變更或誘導用戶變更其瀏覽器主頁,干預其他軟件運行或實施區別對待其他軟件的行為,使對方不能享有平等的被選擇權,損害其他經營者或消費者合法權益的,構成不正當競爭。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2條第1款、第2款,第20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8條,第15條第1款第1項、第6項、第8項、第2款

  基本案情

  原告上海二三四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二三四五公司)系2345網址導航、2345王牌瀏覽器的經營者,其中2345網址導航在我國網址導航市場中排名前列。北京獵豹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獵豹移動科技有限公司及北京金山安全軟件有限公司三被告共同經營金山毒霸軟件,并通過以下六類行為將終端用戶設定的2345網址導航主頁變更為由被告北京獵豹移動科技有限公司主辦的毒霸網址大全。1.通過金山毒霸的“垃圾清理”功能變更瀏覽器主頁。2.通過金山毒霸升級程序的“一鍵清理”彈窗,默認勾選“立即鎖定毒霸網址大全為瀏覽器主頁,保護瀏覽器主頁不被篡改”。無論用戶是否取消該勾選,瀏覽器主頁均被變更。3.通過金山毒霸的“一鍵云查殺”“版本升級”“瀏覽器保護”等功能變更瀏覽器主頁,并針對不同瀏覽器進行區別對待。4.通過金山毒霸的“安裝完成”彈窗,默認勾選“設置毒霸導航為瀏覽器主頁”。無論用戶是否取消該勾選,瀏覽器主頁均被變更。5.通過金山毒霸“開啟安全網址導航,防止誤入惡意網站”彈窗,誘導用戶點擊“一鍵開啟”變更瀏覽器主頁。6.通過金山毒霸的卸載程序篡改用戶計算機注冊表數據以變更瀏覽器主頁。

  二三四五公司向法院起訴稱:三被告自2014年始,通過其開發和運營的金山毒霸軟件,在軟件安裝、運行、升級和卸載等各個環節利用多種技術手段,擅自將用戶瀏覽器中設定的2345網址導航主頁劫持為毒霸網址大全。同時,三被告還針對原告經營的2345瀏覽器與其他瀏覽器實施了區別對待行為。故請求法院判令:1.三被告立即停止對原告實施篡改主頁、劫持流量等不正當競爭行為;2.判令三被告在官網首頁(域名分別為:www.duba.com、www.ijinshan.comwww.duba.net)頂部公開澄清事實、消除影響,并連續刊登不少于30天的致歉聲明,該聲明的面積不小于10厘米×10厘米;3.判令三被告共同賠償原告經濟損失1,000萬元;4.判令三被告共同賠償原告支出的公證費13,060元。

  裁判結果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于2017年8月10日作出(2016)滬0115民初5555號民事判決,判令:一、被告北京獵豹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獵豹移動科技有限公司及北京金山安全軟件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實施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二、被告北京獵豹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獵豹移動科技有限公司及北京金山安全軟件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在域名為www.duba.comwww.ijinshan.comwww.duba.net網站首頁頂部居中通欄位置以五號字體全文顯示形式刊登聲明,消除因對原告上海二三四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實施本案所涉不正當競爭行為所造成的不良影響,聲明的內容、發布位置須經法院審核,聲明須連續保留三十日。如不履行,法院將在相關媒體發布本判決的主要內容,費用由被告北京獵豹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獵豹移動科技有限公司及北京金山安全軟件有限公司負擔。三、被告北京獵豹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獵豹移動科技有限公司及北京金山安全軟件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連帶賠償原告上海二三四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300萬元及合理費用人民幣13,060元,合計人民幣3,013,060元。四、駁回原告上海二三四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其余訴訟請求。一審判決后,三被告均不服,提起上訴。上海知識產權法院審理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遂于2018年9月17日作出(2018)滬73民終5號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在三被告通過金山毒霸軟件安裝、運行及卸載過程中實施的變更網絡用戶瀏覽器主頁的六類行為中,三被告作為安全軟件以及與原告經營的一般終端軟件具有直接競爭關系軟件的經營者,在發揮安全軟件正常功能時未采取必要且合理的方式,超出合理限度實施了干預其他軟件運行的行為并給其他經營者造成損害。三被告利用網絡用戶對其作為安全軟件經營者的信任,或未告知用戶,或實施虛假彈窗行為,或實施恐嚇彈窗行為變更用戶瀏覽器主頁,直接侵害了網絡用戶的知情權和選擇權,亦使原告合法權益及良好商譽受到了實際損害,使自己獲得非法利益,上述行為業已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和公認的商業道德而具有不正當性及可責性。同時,三被告在通過金山毒霸軟件變更網絡用戶瀏覽器主頁過程中實施的區別對待行為違反了平等競爭原則。故依據法律規定,三被告的上述競爭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丁文聯  楊馥宇  易嘉)

  參考性案例第73號

  上海壯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訴廣州碩星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著作權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2019年5月24日討論通過)

  關鍵詞   知識產權/網絡游戲/整體畫面/類電影作品

  裁判要點

  網絡游戲整體畫面的表現形式、創作方法均與電影作品較為相似,當其具有獨創性時,可認定為類電影作品予以保護。雖然游戲玩家的互動性操作會產生不同的連續動態畫面,但難以超出游戲開發者的預設,不影響對游戲畫面的定性。對構成要素較多的集合性作品,可通過比對情節、角色、地圖、場景、武器裝備等游戲素材的方式,堅持整體比對原則,以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為標準來判斷兩款游戲畫面的相似度。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3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4條

  基本案情

  《奇跡MU》是韓國(株)網禪公司開發的一款網絡游戲。2013年8月14日起,原告上海壯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壯游公司)經授權獲得該游戲在中國地區的獨占運營權及維權權利。該游戲獲得諸多榮譽,并多次被我國各游戲雜志及網站報道,受歡迎程度和市場份額均較高,具有較高的知名度。2013年,被告廣州碩星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碩星公司)未經授權開發網頁游戲《奇跡神話》并獨占性授權被告廣州維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維動公司)運營,同時通過被告上海哈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哈網公司)“99YOU”網站進行宣傳。經比對,在地圖的名稱和等級限制方面,《奇跡神話》360級之前的全部地圖名稱與《奇跡MU》的相應地圖名稱基本相同;在地圖的俯視圖及場景圖方面,兩者的俯視圖在顏色搭配、顯示的路線圖方面相同或相似;在角色及其技能方面,兩款游戲均有劍士、魔法師和弓箭手三個角色,除魔法師的毒炎技能描述不同外,其他技能描述相同或者基本相同。在武器和裝備方面,將兩者29個武器及105個裝備比對,線條、顏色、輪廓均基本相同;在怪物及NPC方面,將兩款游戲的47個怪物進行對比,造型、顏色、效果均基本相同,《奇跡神話》提供的6個NPC造型中的5個與《奇跡MU》的相應NPC造型基本相同。

  壯游公司訴稱,《奇跡MU》游戲整體畫面構成類電影作品,被訴游戲侵犯其著作權,三被告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此外,碩星公司使用“MU”商標構成商標侵權;三被告行為構成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名稱、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裝潢、虛假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故訴至法院,請求判令碩星公司、維動公司停止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賠償其經濟損失1000萬元及合理費用10.5萬元并刊登公告消除影響;哈網公司對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承擔50萬元的連帶賠償責任。

  裁判結果

  上海浦東新區法院于2016年4月13日作出(2015)浦民三(知)初字第529號民事判決:一、被告廣州碩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廣州維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害原告上海壯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對《奇跡MU》享有的著作權的行為;二、被告廣州碩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廣州維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擅自使用涉案知名商品特有名稱及虛假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三、被告廣州碩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廣州維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共同賠償原告上海壯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5,000,000元及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人民幣104,990元;四、被告廣州碩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廣州維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共同在《中國知識產權報》上發布公開聲明(聲明內容須經法院審核),以消除其因侵犯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對原告上海壯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造成的不利影響,同時分別在各自的網站首頁(網址分別為www.hugenstar.comwww.91wan.com)連續三十日刊登相同內容的聲明;如不履行,法院將在相關媒體上公布判決的主要內容,所需費用由兩被告承擔;五、駁回原告上海壯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余訴訟請求。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于2017年3月15日作出(2016)滬73民終190號民事判決:一、維持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2015)浦民三(知)初字第529號民事判決第一項、第四項、第五項;二、變更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2015)浦民三(知)初字第529號民事判決第二項為:上訴人廣州碩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廣州維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虛假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三、變更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2015)浦民三(知)初字第529號民事判決第三項為:上訴人廣州碩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廣州維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共同賠償被上訴人上海壯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4,000,000元及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人民幣104,990元。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奇跡MU》游戲整體畫面,在其等級設置、地圖名稱以及地圖、場景圖的圖案造型設計、職業角色設置及技能設計、武器、裝備的造型設計等方面均具有獨創性,且游戲畫面可以以有形形式復制,符合法律規定的作品的構成要件,屬于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我國著作權法關于作品的分類以其表現形式為基礎。對于類電影這一類作品,其表現形式在于連續活動畫面組成,這是區別于靜態畫面作品的特征性構成要件,《奇跡MU》在運行過程中呈現的亦是連續活動畫面,具有類電影作品的表現形式。因此,《奇跡MU》游戲整體畫面構成類電影作品。玩家不同操作會產生不同畫面,但這是操作不同而產生的不同選擇,未超出游戲設置的畫面,不是脫離于游戲之外的創作。經比對,被訴游戲與《奇跡MU》游戲整體畫面高度近似,構成著作權侵權。碩星公司、維動公司的宣傳內容易引人誤解為被訴游戲與《奇跡MU》存在關聯,構成虛假宣傳的不正當競爭。鑒于壯游公司二審中撤回關于知名商品特有名稱的不正當競爭之一審訴請,故對賠償數額酌情調整,變更碩星公司、維動公司賠償壯游公司經濟損失400萬元及合理開支10萬余元,其余維持原判。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陸鳳玉 陳瑤瑤 高衛萍)

  參考性案例第74號

  上海中義家具有限公司申請執行上海大俠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合作合同糾紛案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2019年5月24日討論通過)

  關鍵詞  執行/互聯網/網絡店鋪/保證金/第三方支付賬戶

  執行要點

  1.被執行人在網絡電商平臺開有網絡店鋪的,執行法院可以要求網絡電商平臺(或其授權的第三方支付平臺)提供有關該被執行人的第三方收付款賬戶、賬戶余額、綁定手機號、發貨地址等相關信息用以配合執行。必要時,執行法院可要求網絡電商平臺(或其授權的第三方支付平臺)對該網絡店鋪實施限制性措施直至關閉店鋪。

  2.被執行人在網絡電商平臺開有網絡店鋪,并在第三方支付平臺開設賬戶用于收付款的,執行法院可以執行該第三方支付平臺內被執行人名下賬戶的款項余額。

  3.被執行人在網絡電商平臺開有網絡店鋪并已交付保證金給網絡電商平臺(或關聯的第三方支付平臺)的,當網絡店鋪關停時,執行法院可以要求網絡電商平臺(或關聯的第三方支付平臺)協助執行將該保證金交付給法院。

  相關法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第2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第61條

  基本案情

  2015年1月22日,申請執行人上海中義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義公司)與被執行人上海大俠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俠公司)就相關天貓店鋪運營合作服務簽署協議,協議約定合作模式為整店合作運營:包括線上店鋪裝修、營銷策劃、視覺設計、文案策劃、運營推廣等工作,以便于促進中義公司產品的線上推廣及銷售。后因大俠公司未按照協議約定履行義務,故中義公司訴至法院要求解除《合作協議》并返還保證金、運營費用。大俠公司亦反訴請求中義公司支付相關傭金、違約金等。

  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于2016年9月21日作出一審判決:中義公司與大俠公司簽訂的《合作協議》于2015年3月26日解除;大俠公司返還中義公司保證金4萬元、運營費用12萬元及上述款項自2015年7月14日起至判決生效之日止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的利息損失;駁回大俠公司的反訴請求。

  判決后,大俠公司提起上訴。因上訴人未按期繳納上訴費,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1月26日作出二審裁定:按大俠公司撤回上訴處理。

  執行過程和結果

  民事判決書生效后,被執行人大俠公司一直未履行義務,申請人中義公司于2017年3月1日向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申請執行。法院經執行查明,被執行人已搬離實際經營場所,其開設的網絡店鋪經營異常,法定代表人下落不明。被執行人名下無房產、股票、車輛、銀行賬戶等財產登記信息,申請執行人表示被執行人為互聯網運營公司,在淘寶網上開有天貓店鋪,除此之外亦無法提供相關財產線索。執行法院對被執行人采取了限制高消費措施,并將其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執行法院針對被執行人為互聯網公司且在淘寶網上有網絡店鋪的特點,依法向支付寶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支付寶公司)發出協助執行通知書,要求查詢被執行人名下在淘寶網的支付寶賬戶、可用余額、營業執照、綁定手機號及發貨地址等信息。根據反饋結果,法院依法凍結了被執行人名下的支付寶帳戶,并扣劃了賬戶余額36,884.8元發還給申請人。同時,根據支付寶公司提供的被執行人綁定手機及發貨地址,法院聯系到了被執行人的實際控制人,并向其釋明法律,要求履行法律義務,被執行人仍表示無力償還。

  執行法院在與支付寶客服的談話中得知,包括被執行人在內的天貓店鋪經營者都在支付寶公司存有保證金。針對被執行人拒不履行的情況,法院隨即依法向支付寶公司發出協助執行通知書,要求關停被執行人在淘寶上的天貓店鋪并扣劃其在天貓店鋪的保證金。支付寶公司收到協助執行通知書后,按照法院要求和天貓店鋪管理規則的規定關停了被執行人的天貓店鋪,并將該店鋪保證金扣除必要費用后的9萬余元匯至法院代管款賬戶。

  執行理由

  網絡店鋪屬于網絡虛擬交易場所,不同于普通實體店鋪。網絡店鋪經營者往往在與網絡電商平臺關聯的第三方支付平臺上開有賬戶用于收付款,該賬戶中的資金屬于店鋪經營者的財產,第三方支付平臺公司對該賬戶有管理權。當店鋪經營者為被執行人時,執行法院可以要求網絡電商平臺(或第三方支付平臺)協助將該經營者賬戶內的資金余額扣劃至法院。同時,電商平臺或第三方支付平臺往往掌握店鋪經營者的聯系方式、收發貨地址等信息,執行法院亦可要求該信息持有方提供上述信息便于推進執行工作。本案中,被執行人在淘寶網開有天貓店鋪,并開有關聯的支付寶賬戶用于店鋪經營的收付款,執行法院遂要求支付寶公司協助將被執行人該賬戶內的余額36,884.8元扣劃至法院,支付寶公司予以了協助。

  作為網絡店鋪經營者的被執行人拒不履行生效裁判文書,而其開設的網絡店鋪又運營異常,表明該經營者已經喪失了正常經營的能力,如果任由該網絡店鋪繼續開設,既可能損害申請執行人的利益,也可能損害該店鋪其他買家消費者的利益。故在必要時,法院可向網絡電商平臺或其關聯的第三方支付平臺發出協助執行通知書,通知協助采取相關強制措施,例如店鋪托管、關閉訂單、限制網站登錄、全店商品屏蔽、全店商品搜索降權等臨時性管控措施,乃至要求協助關閉該店鋪。本案正是從執行的實際情況出發,法院向支付寶公司發出協助執行通知書,要求關停被執行人在淘寶網上的天貓店鋪并扣劃其天貓店鋪保證金,從而使本案得以順利執行。

  網絡電商平臺往往要求店鋪經營者向電商平臺或其關聯的第三方支付平臺繳存保證金,保證金主要用于保證經營者按照其與網絡電商平臺的協議和電商平臺經營規則開展經營,當商家有違規行為時,電商平臺或關聯第三方支付平臺可以按照協議和規則在保證金中扣除違約金或必要費用。當網絡店鋪關停時,網絡電商平臺或關聯的第三方支付平臺扣除合理費用后,應將保證金余額返還給店鋪經營者,即店鋪經營者對保證金的收取方享有請求返還保證金的債權。當店鋪經營者成為被執行人時,執行法院在通知電商平臺或第三方支付平臺協助關停網絡店鋪的同時,可以同時要求電商平臺或第三方支付平臺將應返還經營者的保證金直接支付給法院,此系執行被執行人的對外債權。本案中,執行法院在要求支付寶公司協助關停被執行人網絡店鋪的同時,要求支付寶公司將被執行人繳存的保證金支付給法院,支付寶公司在扣除必要費用后將保證金余額9萬余元直接支付給了法院,使得案件順利執行。

  (生效裁判執行人員:楊偉斌 曲勁松)


┃相關鏈接:

國務院關于在上海市浦東新區暫時調整實施有關行政法規規定的決定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二)》實施細則

[上海]關于辦理涉眾型非法集資犯罪案件的指導意見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執行裁判庭聯席會議紀要(二)

關于調整上海市知識產權刑事案件管轄的規定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在互聯網公開相關司法數據的若干規定(試行)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
 
西游记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