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免费试玩
 
首頁 > 時評 > 社會 > 正文

棄醫療事故法律查醫療過錯:醫療糾紛大騙局

2019年06月22日14:09 東方法眼 宋中清
   
 

核心提示:查處醫療事故,既是醫療衛生主管機關和執法機關,對內理清是非曲直的法定程序,又是他們對外負責任的法定交代。

  

  查處醫療事故,既是醫療衛生主管機關和執法機關,對內理清是非曲直的法定程序,又是他們對外負責任的法定交代。然而,把這個法定程序職責生生吞掉的同時,他們編出了用追究醫療過錯責任來解決醫療事故問題的謊言,使受害患方、肇事醫方、國家法律、司法審判機關全面被騙。

  大騙局之一:放掉醫療責任事故

  2002年8月31日以前實施的《醫療事故處理辦法》規定的醫療事故,是由衛生行政主管部門調查處理的。行政執法機關現場取證后,會區分是否構成醫療事故、構成技術事故還是責任事故。其中,醫療技術事故主要由醫護人員的技術過失造成,與刑事責任無關;醫療責任事故由醫護人員的主觀責任疏忽、管理者的職責過失造成,發生就醫者死亡和重度殘疾后果的,構成醫療事故罪。

  在追究醫療責任事故刑事責任方面,衛生行政主管機關實際上擔當了前期偵查的部分司法職責。

  當然,案情復雜,需要鑒定的,由衛生行政機關交給其下屬單位醫療事故鑒定委員會鑒定。

  然而,2002年9月1日《醫療事故處理條例》實施以后,醫療責任事故不再屬于醫療事故鑒定的項目,醫方學術組織醫學會召集的臨時“專家組”鑒定,不再區分醫療技術事故和醫療責任事故。這實際上切斷了醫療事故犯罪被刑事追責的證據鏈條。

  現實中,全世界早有系統失誤導致醫療責任事故占全部醫療事故絕大多數的共識。《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用給醫護人員免刑責的謊言(少量的醫護人員技術過失原本就無刑事責任)實現了為絕大多數醫療管理者免除刑事責任的目的。

  1998年瑞典伯根大學J. Ovretveit教授的一項經典研究報告顯示,在所有的醫療事故中,由于個人失誤導致的僅占15%,由于制度或工作流程等的不合理(即系統失誤)導致的占85%。但遺憾的是,在處理這些醫療事故時,卻將98%的責任歸咎于個人,而僅將2%的責任歸咎于系統。因此,世界衛生組織建議,在開展患者安全干預研究時必須遵循的關鍵原則之一就是:承認“人都會犯錯”,應將重點放在系統和程序的改進,而非針對個人的責備或懲罰——即“非懲罰性”原則,鼓勵一線醫務人員主動報告醫療安全(不良)事件,從系統和程序的根源上找出問題所在并進行根本性的改進。注重對已經發生的醫療差錯中存在問題和經驗進行總結,以預防類似事件的再發生。

  大騙局之二:拋出醫療過錯

  既然經典研究報告顯示,在所有的醫療事故中,由于個人失誤導致的僅占15%,那么中國的醫療衛生執法機關對此個人過失事故是如何處理的呢?答案卻是:以此醫療技術過錯攪混所有的醫療事故責任,讓醫護人員替所有的管理過失者背鍋。

  醫療過錯,在醫療技術鑒定中也被叫做醫療技術過錯,指向醫護人員。用極少數醫療技術過錯解決包括絕大多數管理系統過失在內的醫療事故法律責任,蒙騙了包括受害患方、肇事醫方、立法機關、司法審判中的所有人員。唯一從中“獲利”的,是醫療衛生行政執法者,不勞而獲。

  1、受害患方被欺騙的原因。《醫療事故處理條例》把醫療事故爭議,從刑事犯罪、行政違法的程度,弱化到民事醫療糾紛。把犯罪、違法、賠償三者混為一談。只要受害患方有爭議,就只有民事賠償一條路。醫療衛生執法機關對待涉嫌醫療事故案件,僅留有一項吃瓜職責:告知當事人去找其他機關單位(涉嫌肇事醫療機構、調解組織、鑒定組織、民事司法審判機關)。醫療衛生執法機關17年來只扮演了信訪分流的角色。

  受害患方失去了國家行政執法、刑事司法的保護,與肇事醫方協商解決的議題只能是自己所不懂的醫療過錯。因為,通常從字面上理解,損害就要有過錯,過錯嚴重了才構成違法、犯罪。既然犯罪和違法責任,都因為無人查處、無人鑒定醫療責任事故而無法追究,那就只能與醫方(實際是拋開醫療機構舉辦者的基層人員)撕扯醫療技術過錯。

  2、肇事醫方被欺騙的原因。作為公立醫療中集舉辦、運營、管理、監督、執法職責于一身的醫療衛生行政機關,是替代公立醫療老板(國家)行使職權、履行職責的。老板有給員工發工資報酬的義務、有提供勞動保護保障的義務、有善后處理理賠勞動事故的義務、有遵章守法不迫使員工疲勞作業的義務。

  發生醫療勞動事故,是否存在違法違規作業,違法違規操作的系統原因責任者是誰,有無醫療技術過錯,這些是老板向醫療系統內部問責的內容,也是提高醫療勞動質量安全的必要內容。

  但是,這些絕不應該是不懂醫療勞動程序、醫療管理程序的就醫方用以直接對質、問責醫護人員的內容。因為醫療事故賠償義務主體不是醫護人員,而是醫療機構的老板。

  1992年我國衛生行政機關提出的“建設靠國家,吃飯靠自己”的公立醫療體制運行以后,醫護人員看似成為醫療經營的主體,出事兒由肇事醫護人員擔賠償責任似乎順理成章了。所謂用“經濟規律”、“經濟手段”辦事嘛。

  實際上,不僅讓醫護人員手持手術刀、手握“三分毒”藥品向找其求助治療的就醫者謀財養家糊口,是對白衣天使的玷污,而且讓毫無醫療知識的患方用醫療技術過錯,來指責醫療技術人員,也是對他們的羞辱。

  3、立法機關被欺騙的事實。2002年《醫療事故處理條例》規定了醫療事故追責兩條線(衛生行政判定和醫學會臨時專家組鑒定),卻被執法機關硬性擠扁成臨時專家組無人負責的“鑒定”一條路。謊稱醫療事故的認定權不屬于衛生行政機關了,不屬于人民法院了,更不屬于民眾百姓了。醫療事故侵權救濟沒有了執法保障。

  2010年《侵權責任法》在制定過程中,就醫療事故侵權部分,繞開醫療衛生執法附帶解決民事賠償的程序,把醫療事故更改名稱為醫療損害。

  4、民事司法審判被欺騙的事實。醫療技術過錯,本來在衛生行政執法及時調查收集固定證據,確定事實經過的情況下,事實清楚了,責任才有可能分明。缺少了執法取證定責,缺少了違法違規性行政判定程序,把肇事醫方形成、持有的病歷等證據材料拿給法官,讓法官撇開醫療管理責任,求證醫療技術過錯,難免舍本求末。

  加之醫療糾紛的法律渠道被執法機關謊稱為打民事官司一條道。大量案件直接涌向法院。法官不堪案件數量壓力(北京法院的醫療法官平均每天要判決3起以上案件)。法官似乎只有聽信醫療過錯技術鑒定的責任程度。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里也把鑒定機構沒有科學檢驗程序依據的過錯參與度(原因力)技術鑒定意見作為違法違規責任依據。

  多年來,司法審判醫療糾紛案件的群眾滿意度接近于零,成為共識。法院發布的白皮書公開了法官以鑒代審的實情。

  今天,如果你到法院追究醫療違法違規責任,拿出《侵權責任法》第58條的規定主張不去論醫療技術過錯,許多法官仍會以“不懂法”的姿態問你“違法違規是不是過錯”?如果你回答是嚴重過錯,那法官就說“既然是過錯,就交給鑒定人做過錯參與度鑒定吧”。違法違規責任既然能在執法機關那里跑掉了,在民事司法審判機關就照樣會跑掉。

  騙言只有一個借口:醫療過錯。

  結語:執法機關單單把系統內部問責勞動程序的少量醫療過錯拿出來,作為每起醫療事故案件的必須解決事項,就欺騙了所有人。


┃相關鏈接:

戰士痛失“命根”誰之過?

毒蛇咬傷后引發的人命官司

孕婦懷孕九月忽猝死 醫院診斷疏忽賠九萬

醫科大學生單獨行醫構成醫療事故 (2010)哈民一終字第44號民事判決書

醫院訴父母撫養腦癱女嬰 女嬰訴醫院侵權賠償百萬

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關于《醫療糾紛預防與處理條例(送審稿)》的起草說明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
 
西游记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