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在线客服
 
首頁 > 時評 > 社會 > 正文

莫讓醫療糾紛成了個人恩怨

2019年06月21日15:08 東方法眼 宋中清
   
 

核心提示:重大醫療事故的處理程序,與其他醫療事故的處理程序,除了執法者級別之外,從法律上,從事物的本來面目上,沒有也不應當有差別。兩年來,國家已經做出以人民健康為中心、依法治理醫療秩序、建立現代醫院管理制度的決策和部署。還醫療從業者和就醫者民眾以公共執法產品、公共服務產品、真正法律渠道的日子,完全可期待。

  2019年6月20日 微博帳號“醫藥觀察家網”報道:【爆發大型感染醫療事故,2家三甲、三乙醫院被重罰!】6月18日,國家醫政醫管局連發國家衛生健康委的兩條通報,公布江蘇省東臺市人民醫院發生血液透析患者感染丙肝事件、南方醫科大學順德醫院發生醫院感染暴發事件處理情況,并對涉事醫院存在的問題進行了分析。被通報的東臺市人民醫院此前為三級乙等醫院,順德醫院為三級甲等醫院,目前均已被取消三級醫院資格,多名涉事醫生、護士、相關負責人也已受到相應處罰。

  江蘇省有關部門已根據干部管理權限和《醫院感染管理辦法》等規定,對相關責任人進行了嚴肅查處。

  廣東省已根據《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醫院感染管理辦法》等規定,對順德醫院、佛山市衛生健康局、順德區衛生健康局主要負責人、相關責任人予以處理。

  一、法律上醫療事故就這樣查處

  這是醫藥衛生執法機關按照法定程序對重大醫療事故查處的真正法律渠道。并沒有讓受害患方或者肇事醫方付費申請去做秘密表決的醫學會臨時“專家小組”鑒定。

  盡管在南方醫科大學順德醫院發生醫院感染暴發事件案發伊始,該醫院在自媒體上公開以“牢記初心”的姿態拉開與受害患方PK的陣仗,最終,案件還是沒有等到受害患方按照通常衛健委告知的若干“法律途徑”,進行調解、鑒定、民事起訴,并且結案之后才實施對醫療事故責任主體的處罰。

  為什么會是這樣?莫非通常衛生行政執法機關做袖手旁觀吃瓜客,僅僅告知受害人放過執法機關去找別的“法律途徑”是天大謊言?

  我們不妨看看這些年相關法律有什么變化和不變:

  1、不變:《醫療機構管理條例》、《執業醫師法》、《衛生行政處罰程序》等等,所有涉及醫療事故查處的法律法規規章,均規定,違反國家法律的醫療事故案件由縣級以上衛生行政管理機關查處。且至今都在生效中。

  2、變化:《醫療事故處理條例》取代《醫療事故處理辦法》,規定了受害患方可以申請的社會學術組織醫學會,組織臨時專家組秘密表決“鑒定”醫療事故的程序。這使衛生行政機關常規查處醫療事故,啟動其下屬單位醫療事故鑒定委員會鑒定的程序終結。且自2002年9月1日以來,一直是這樣常規操作。醫療事故由社會組織召集臨時專家組秘密表決定性,無人對表決結果負責的“鑒定”程序合法性、公正性、真實性遭到廣泛詬病。

  中國大陸每年醫療過錯致死100萬至200萬人(醫療界名人曾經的披露數據)被定性為醫療事故的,幾近絕跡。

  3、變化:2017年7月國務院頒布實施了現代醫院管理制度指導意見,規定了重大醫療事故“院長第一責任人”等制度。衛生行政執法機關開始依法查處媒體報道的重大醫療事故案件,以及相關不良影響案件。

  4、變化和不變:衛生行政執法機關力推用《醫療糾紛預防和處理條例》(草案)全面取代《醫療事故處理條例》,把調查處理醫療事故的程序全面改為對付醫療糾紛的程序。其中的民事醫療糾紛部分被國務院通過;行政執法查處醫療事故仍按照《醫療事故處理條例》執行。

  翻閱《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第三十六條:“衛生行政部門接到醫療機構關于重大醫療過失行為的報告后,除責令醫療機構及時采取必要的醫療救治措施,防止損害后果擴大外,應當組織調查,判定是否屬于醫療事故;對不能判定是否屬于醫療事故的,應當依照本條例的有關規定交由負責醫療事故技術鑒定工作的醫學會組織鑒定。”

  查處、判定醫療事故,一直是衛生行政部門的職責。這是醫療事故爭議的首條“法律途徑”,也應當是最常規的法律途徑。

  二、莫再讓“醫療糾紛”成為個人恩怨

  自從2002年9月1日以來,受法定執法機關的誤導,醫療事故,這種由醫務人員履行勞動合同產生的對就醫者過失損害事故,絕大多數沒有按照法定程序,由醫療管理和執法的機關進行調查處理。而是把醫療體系內部依照勞動法律問責勞動責任(醫療過錯責任)的環節摘出來,從勞動法的內部行政責任,放大到連帶著民事賠償受害患方、隱含刑事追究依據的全面法律責任。

  面對醫療事故,這樣做的后果:醫務人員的責任風險陡然上升;醫藥衛生執法工作幾近全面停止,公信力毀滅;醫療事故中的管理責任(實際占醫療事故責任的絕大多數)全面免責;受害患方維權成本和難度陡然加大;相關“第三方”鑒定為涉嫌肇事醫方定性刑責和洗白刑責的負擔陡然加大;司法審判由“不懂醫”發展到“不懂法”,以鑒代審、以鑒代判(法院白皮書披露的審理趨勢),司法公信力喪失。

  本來由法定機關“公事公辦”的常規執法、處理醫療事故,管理醫療機構的工作,全面轉化為所謂“醫”、“患”雙方的個人恩怨、個人利益之爭。

  結語:重大醫療事故的處理程序,與其他醫療事故的處理程序,除了執法者級別之外,從法律上,從事物的本來面目上,沒有也不應當有差別。兩年來,國家已經做出以人民健康為中心、依法治理醫療秩序、建立現代醫院管理制度的決策和部署。還醫療從業者和就醫者民眾以公共執法產品、公共服務產品、真正法律渠道的日子,完全可期待。


┃相關鏈接:

醫療糾紛案件的基本態勢及有關建議

醫師不能以將開具收費收據而拒絕向患者交付紙質處方

村衛生室打吊瓶后偏癱 起訴賠償被駁回

不能濫用“醫患糾紛”“美化”暴力襲醫

最高法院發布5起涉醫犯罪典型案例

聊城“假藥”案,醫生到底有沒有罪?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
 
西游记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