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在线客服
 
首頁 > 時評 > 視點 > 正文

殺人犯黃德坤們是如何潛伏的?

2019年07月03日11:15 東方法眼 李富成
   
 

核心提示:一、 黃德坤的人生猶如一出戲 “沒有想不到,只有做不到”,然而,貴州凱里城管局長黃德坤殺人后的潛伏故事卻顛覆了一般人的認知:“沒有做

讓子彈飛

  一、 黃德坤的人生猶如一出戲

  “沒有想不到,只有做不到”,然而,貴州凱里城管局長黃德坤殺人后的潛伏故事卻顛覆了一般人的認知:“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黃德坤是當地的城管局長,因腐敗問題牽扯出18年前的5條命案。在錄入指紋時,技術人員發現黃德坤的指紋與18年前一起兇殺案現場遺留的指紋高度吻合,具體案情是:1998年10月17日,凱里市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長安某在回家途中受到襲擊,安某頭部和身體遭受重創后死亡,配槍丟失。在安某遇害后的第44天,安某丟失的配槍子彈彈殼出現在中國銀行凱里支行行長樂貴建的家中。樂貴建及其妻子,14歲的女兒,一位鄰居遇害。

  黃德坤的殺人動機頗具戲劇性:樂貴建嫖娼被安某抓住,安某放了樂貴建一馬,但是,安某利用此事時常敲詐樂貴建。樂貴建不堪其擾,雇傭黃德坤教訓安某,安某激烈反抗,黃德坤殺死安某后,搶走其攜帶的配槍。黃德坤準備到外地跑路,向樂貴建索要錢財,樂貴建卻說:“讓你打他一頓就得了,怎么殺人了,聲稱要報案。”黃德坤十分惱火樂建貴不講江湖道義的行為,憤而將其全家滅門。此后,黃德坤從領導司機干起,混進官場,最終當上城管局長。 1其實,與古代殺人冒官的強盜們相比,黃德坤只能算是菜鳥。

黃德坤

  二、 殺官冒名頂替自古有之

  《西游記》中有這樣一段描述,唐僧的父親陳光蕊考上狀元后,與名將殷開山的女兒殷溫嬌結為夫妻。在陳光蕊上任途中,船夫劉洪見殷小姐長得漂亮,起了歹心,與另一名船夫李彪合計殺人后劫色。劉洪、李彪先將陳光蕊的家童殺死,又將陳光蕊打死后扔進水中。殺人劫色后,劉洪冒名頂替陳光蕊到江州上任。殷小姐為護住肚中的胎兒,忍辱嫁給劉洪。不久,殷小姐生下了一個男孩,便是后來的唐僧。殷小姐為了給丈夫報仇,寫下血書,將孩子放到江面的木板之上。木板載著嬰兒隨江流而下,機緣巧合的是木板上的孩兒被金山寺方丈救下。方丈給孩子取名叫江流兒,又名玄奘。玄奘長大后,方丈拿出血書,讓他尋訪母親,為父報仇申冤。玄奘找到了母親后,在母親巧妙地安排下,玄奘先將冤情訴說給外公殷開山。殷開山將女婿的冤情上奏唐太宗,唐太宗發御林軍6萬,捉拿了劉洪、李彪。由此看來,殺人冒名做官自古有之,黃德坤不過是步古代強盜的后塵而已。

  三、 混跡官場是殺人犯最佳的隱藏方式

  犯罪嫌疑人殺人后,首先考慮的是如何隱藏自己,降低被發現、被抓捕的風險。

  官場是由官員構成的,一般來說,官員素質大多較高,他們是朝庭分派到各地治理民眾的父母。普通民眾要想成為官員,必須經過朝庭層層選拔、考核。唐朝選拔人才的內容主要有4項:"一日身,取其體貌豐偉;二日言,取其言辭辯正;三曰書,取其楷法道美;四日判,取其文理優長,其他朝代對官員的選拔也有與唐朝相類似的程序。經過嚴格程序選拔出來的官員,其人品、才學、能力大多不會有問題。因而,在普通民眾的心理中,地方官員是值得信任的,他們是朝庭的代表,是自己的父母官,懷疑父母官在道德上是不允許的。殺人犯一旦混入官場,實際上就會被罩上道德的光環,披上好人的外衣。

  在一些狡詐多智的罪犯看來,混跡于政府部門,特別是能夠混上一官半職,就等于給自己的犯罪行為上了保險。從偵查實踐看,偵查工作容易出現“燈下黑”,警察很少懷疑政府部門會有殺人犯潛伏。罪犯混跡政府后,往往會千方百計地調入執法部門,一旦成為執法部門的領導后,不僅可以方便其偽造證據,陷害他人,甚至可以銷毀證據,徹底漂白自己。所以,一些罪犯相信“大隱隱于朝”是殺人后的最佳隱藏方式。

  四、 混跡官場的強盜必須善于偽裝

  不過,殺人犯要潛伏于政府部門并不容易,政府部門進人常會有門檻。一般人想進入政府部門至少要通過公務員考試,而殺人犯大多是草莽之輩,大多不喜詩書,考試對一些殺人犯而言無疑于“蜀道之難”。為了拿到進入政府的門票,殺人犯們就得動歪腦筋,想壞點子,如,通過所謂的特殊人才引進,通過“蘿卜”招聘等賄賂的方式混入政府部門,或者利用家庭勢力,以“貍貓換太子”的方式冒名頂替,而真正有才學之人卻名落孫山。另外,在政府部門工作,通常要有文憑,最好是高學歷,才容易被提拔重用。一些罪犯混跡政府部門后,急于給自己弄一塊文憑以裝點門面,其最終目的是用高文憑、高職位搭建起保護自己以往犯罪行為不被發現的防火墻。再次,治國理政必須具備一定的能力,絕不是書生的紙上談兵,特別是在社會轉型期,政府官員只有具備處理急難險重棘手事件的能力,才容易得到上司的青睞。在黃德坤案件中,黃德坤的能力特別強,他敢于對著拆遷戶的砍刀沖上去保護領導。從過去的案例看,一些殺官冒名者能夠將地方治理得很好,有的殺人犯治理社會的能力甚至超過被冒名者。

  五、 混跡官場的強盜也可能蛻變為好人

  雖然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殺人犯的本性不會改變,但也不排除殺人強盜進入官場后,可能受環境影響,蛻變為好人。《諾皋廣記》一書中有這樣的記載:崇禎年間,盜賊蜂起。一名南京人前往廣東雷州擔任知府。赴任途中,官員乘船進入長江時遭遇強盜,強盜得知其身份后,將官員連同隨從全部殺死。

  強盜們原本只想打劫錢財,在翻看官員攜帶的物品時,發現了公文與官服,一名強盜突發奇想,打算冒充官員上任,以便過一把官癮。經海選,強盜們推選一名最為狡猾多智的人冒充雷州知府,其他人扮成仆從一同上任。強盜冒名上任后,懲治惡霸、打擊豪強,深為當地百姓愛戴。百姓對真強盜、偽知府的評價是“甚廉干,有治狀,雷人相慶得賢太守。”然而,冒名知府一道“嚴禁南京人進入雷州地界,不允許百姓私自接待南京人”的禁令卻民眾莫名其妙。

  不久,遇害知府的兒子張三到雷州看望父親。百姓得知張三來自南京,不敢留他食宿。了解情況后,張三心中頓生疑惑。在強盜坐轎外出時,張三躲在一旁偷看,發現知府絕不是父親。但是,知府的籍貫、姓名,又與其父完全吻合,張三向監司使舉報此事。監司使派出兵丁將冒名知府的強盜及其同伙抓捕歸案。經審訊,監司使發現真知府已經遇害,現在知府是強盜假冒的,監司使判處強盜及其同伙死刑。但是,雷州的百姓并未拍手稱快,反而為強盜感到惋惜。2

  六、 強盜混跡官場多數是為圖財

  雖然不應當給強盜貼上壞人的標簽,也不排除強盜中有衣冠,但是,絕大多數混跡官場的強盜最終目的還是圖財。在強盜看來,“一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做冒名知府原比殺人劫財來得安全與快捷。

  康熙初年,安徽池州府來了位郭世純的知府,郭知府出生官宦世家,泉州人氏,由部郎出任池州四品知府。就任后,郭知府將池州治理得井井有條,歷年積案,也審得一清二楚。郭知府就任后,轄區內沒有惡性案件發生,百業興旺發達。年終考核時,上級評價其“政理嚴明,奸吏憚之”。但是,官府征收的錢糧,郭知府總是不肯解送省城,理由是征收的錢糧都存在池州府庫,不放心讓別人送往省城,打算等征收齊后,自己親自押解來省。3

  期間,一名閩南農民來到安徽布政使衙門告狀,聲稱自己是真正的郭知府妻兄,妹夫去年到池州上任后,就音信全無。閩南人有追隨做官親友發財的傳統,但是,村里鄉親來到池州后也杳無音信。自己到達池州后,發現轎中坐著的人卻不是妹夫。這位閩南農民還真有偵查天賦,他扮成乞丐混進府衙,見到了自己的妹妹。妹妹約他3天后見面。3天后,妹妹悄悄交與他一封密信,密信的內容是郭知府領了官憑,在上任途中被一伙強盜攔劫,隨行的60多人遇害,強盜只留下了郭知府的妻子和1個小兒子,前來探望郭知府的閩南親友也都在府衙內遇害。強盜不肯將錢糧解省,是要等到錢糧全部收齊后,帶著這批征收的錢糧遠走高飛。布政使看完密信后,定下生擒強盜的計謀。

  幾天后,按察使派了一名官員從安慶渡江來到池州府衙,要求郭知府派人幫助布政使到各縣核算錢糧,每縣需要2人。郭知府將人手派出后,巡撫又派人至池州府,要求郭知府至安慶城的撫院衙門議事,冒名的郭知府一到撫院衙門就被逮捕。池州府派往各縣的強盜同伙,也被各縣的縣令按照布政使的密令逮捕。經檢查池州府庫,強盜已征收錢糧8萬兩銀子,強盜們打算在征收10萬兩銀子后,就帶著這批銀子遠走高飛。

  看來,即便披上衣冠,絕大多數強盜仍然是為了更方便,更合法,更安全地漁肉民眾。但是,多行不義,必自斃,天網雖疏不會漏。殺人后,不管罪犯是遠遁天涯海角,還是潛伏官場,最終還是難逃法網。黃德坤也是因為經濟問題,才牽扯出他18年前的殺人命案。黃德坤案件足以說明在反腐力度不斷加大的今天,官場決不是殺人犯潛伏的天堂。

  “殺人者必被人殺”,人命至上,千萬不能用殺人去解決問題。

  1 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D1V885L00521GABK.html。

  2 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DKRMQB3H0523TR44.html。

  3 http://bbs1.luoohu.com/thread-2986283-1-1.html


┃相關鏈接:

石桂蘭故意殺人案刑事判決書 (2004)徐刑一初字第52號

幾響無聲電話引發一起人命案 (2008)贛中刑一初字第8號刑事判決書

磚頭砸死精神病妻 男子被判死緩

沈陽小販夏俊峰刺死城管案終審判死刑

十二年前殺死岳母及小姨妹 男子被判死刑

北京大興摔死女童案宣判 韓磊一審被判處死刑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
 
西游记闯关